攝影情結 蟄伏于心 – 記華裔青年攝影家譚乃殷(圖)

譚乃殷,旅美大陸學人,度過了幾年研究生的美好時光后,就職于圣地亞哥一家軟件公司,做他最擅長的軟件設計工作。熟識譚乃殷者對他最大的了解,莫過于他的生活與攝影是千絲萬縷地分不開 – 他走到哪都會帶著那幾臺心愛的相機,然后很快就會源于那個地方那個時間段的攝影佳作呈現于大家眼前。一個個地方,一段段時間的于心蟄伏,也更積蓄出他執著地堅持和對攝影愛好的濃濃的情結。其攝影作品創作之多,和藝術表現,不是僅能用“顯赫輝煌”幾個字所能形容的。

之前他一直跟我說,有時間他會整理出這些攝影和攝影背后的故事出來,刊登在我們【美國華文網】和【華文風采圖刊】上與大家分享,我明白,這也是他喜歡攝影的一個原因,但他一直太忙了,整理這么多東西需要的是時間。而今天,他終于整理出來并發給了我!

看著這份“厚重” 的稿件,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在他稿件里分享的只是他的部分作品,而通過他的這些作品,可沿著他的攝影腳步的經歷,看到他這些“長曝光”和“短曝光” 的藝術表現手法,足以令人體會到他是個喜歡和敢于冒險的勇者,同時也是個觀察入微,捕捉角度不同的攝影人。從這些圖像中我們可以尋見譚乃殷生活的軌跡和人生的理念;領略到一股股黑山白水蘊育的靈秀,一個個雄心壯膽造就的群像,被精彩地融化于其佳作之中。(海黛)

譚乃殷手稿:

●兒時古董相機拍出獲獎作品

 

 

2009年我來到美國求學,畢業后便留在了美國,目前是一名軟件開發工程師。在工作之余,我最大的愛好就是攝影。實際上對我而言,攝影已不僅僅是愛好。攝影伴隨了我成長,令我從不同角度觀察熟悉的事物。可以說,是攝影幫助了我認知了更大的世界,記錄了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我的攝影生涯啟蒙自我父親。在我還沒讀小學的時候,我爸就開始玩攝影。不像現在全是數碼相機,拍下的照片很容易就能在電腦上顯示或者分享到社交網絡上。當時沒有這些,全都是膠片機。拍下來的膠卷底片,要先到暗房去沖洗后,再沖印到相紙上。在當時,他就有了自己的暗房。我那個時候就當他的跟班,跟他混在暗房里,學著他用藥水洗照片。看著相紙浸泡在藥水里,漸漸顯出彩色,這對一個學前班小朋友來說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就和魔法差不多。大概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對攝影產生了興趣,經常會拿著一部傻瓜相機出去四處拍照,然后回到家里的暗房中沖洗膠片。
再后來傻瓜相機已經無法滿足我的攝影癮了。八歲的時候,我爸淘汰了一部鳳凰牌單反給我。那時候的單反和現在的數碼單反有些不同,當時取景器是在相機的頂部,拍攝的時候,鏡頭朝前、臉朝下地盯著相機頂部的取景器按下快門,總的來說不太好用。不過就算這樣,我拿到單反的時候還是非常興奮,后面只要一有空,就帶著它四處拍照。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高樓大廈,破爛瓦房,我都想把它們框在我的相機里。這之后我還參加了一個攝影興趣班,學到一些初級的技巧。我就這么邊拍邊玩,邊玩邊拍,拍下了許多的照片。其中一些照片被發表在了《工人日報》上,還意外得過攝影獎。

當時除了攝影之外,我還非常喜歡畫畫。那時尤其喜歡畫山水,于是便經常跟著父親出去旅游,見到了很多美景,也畫了一些風光。當時就想著把見到的景色通過畫筆,留在紙上記錄下來。但是后來去過的地方多了就越發覺得,大自然本身就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畫師。美,險,奇,絕,巧,真是要什么有什么。我想我的才能也有限,只靠一支畫筆,很難去描繪出它全部美好的地方,那不如用相機來原原本本地記錄它的鬼斧神工。所以迷上攝影后,漸漸地我就不怎么拿畫筆了,改成了拿相機。基本上原先用于畫畫的時間和精力,都轉移到了風光攝影上,希望手上的相機和鏡頭能盡可能多地記錄下大自然本身的美麗與精妙。

●窺探地獄之門——火山口巖漿池

 

到了美國之后,我有了更多機會去見識不同于國內的景色。在美國自由行尤為方便,只要背上行囊拿起相機,就可以去見識更廣闊的世界。目前為止我已經走過大部分美國西部和東南部地區的國家公園與州立公園。

我的性格當中應該有很多冒險的因子。為了拍攝到奇險景色的時候,喜歡去嘗試別人想又不敢做的事。幾個月前的火山口巖漿湖冒險可以算是迄今為止最考驗我勇氣和毅力的一次難忘的經歷。

經過幾個月的計劃,我和一個同樣喜歡探險的朋友決定去一次火山探險,目標就是世界上最活躍的火山——基拉韋厄火山,它是目前地球上最活躍的五個活火山之一。雖然做足了心里準備,可是真正置身其中,那種震撼是任何語言都無法描述的。

整理好登山杖,沖鋒衣,酸性氣體防護面具,安全吊帶和繩索等裝備,我們稍作休整,趁夜摸黑走了幾個小時的夜路,登上了火山口的懸崖邊緣。這里到處彌漫著黃色的煙塵,遠處泛著熔巖映出的紅光,就像站在了一個沒有溫度的蒸籠之上。蒸汽從腳下滿是燒焦的巖石裂縫中四處亂竄,到處冒著煙,硫磺蒸汽在地面上凝結成了針狀的晶體,踩上去脆脆的;空氣中充滿著帶電的塵埃,我幾次都被腳架上的靜電打得縮回手去。這樣的場景讓我們不禁有一種行走在外星球的恍惚和穿越感。

距離火山坑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我們只能看見紅光,還看不見下面的巖漿池。翻下火山坑的邊緣接近巖漿池的危險系數太高了,為了找到拍攝的最佳角度,我們盡量靠近懸崖邊緣。高溫讓巖漿池邊緣的巖石炸裂,松動的石塊掉落巖漿里發出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地上隨處可見冒著煙的裂縫。為了安全起見,我們在踏入滿地冒煙的地帶前就帶上了防毒面具,可是火山湖散發出來夾著粉塵的二氧化硫氣體還是會偶爾讓我們淚流滿面。我們盡量把重心放低,一步步小心翼翼往前挪動腳步,每走一步都是一次掙扎,腳步已經發軟了。每走一步都會擔心裂縫會不會突然在裂開,自己掉進去連渣都不剩下。
站在火山坑邊緣有一種火星救援的即視感

終于到達火山邊緣,只見那暗紅色的巖漿池里到處翻滾著巖漿,像一朵朵毒花慢慢的不斷變換著形狀,也像惡魔張開了翅膀,要打開地獄之門想吞噬周圍的一切。目光所及之處,滿是不斷涌動的足以熔化所有的巖漿,耳邊充斥著的是狂風像惡鬼嗚咽一樣的嘶啞吶喊,身下是布滿裂縫隨時可能會垮掉的懸崖。大腦已經不知道思考什么了,看到這一切的我們都不約而同的跪在了地上。任何心理準備在這一刻都被擊垮。大自然在這里霸道地展示著它的權威,讓我們折服、敬畏。



巖漿池就在離我們腳下100米左右的地方,可能是山頂每小時70公里的八級大風已經把熱氣都吹散了,我們完全感覺不到巖漿的炙熱。也許這里住著一頭上古神獸,它不喜歡我們的打擾。我的相機和三腳架根本立不穩,有一次差點被風吹得倒下懸崖,幸好被我一把抓住,我只好把兩個人的背包都掛在三腳架下勉強保持穩定,就連我們自己也要半蹲著才可以保持平衡。

同伴說,“你跺跺腳”。我不明所以跺了一下,只聽得腳下發出“咚咚”的聲音。原來腳下的地面是空的!巖漿不斷的吞噬著周圍的巖石,導致這里的地形像一個大水壺,而我們站的位置其實已經接近巖漿池的上方。邊緣的巖石有的已經裂開了,透過裂縫可以清晰看見下面翻涌的巖漿,還有那熔巖不停變幻的圖案,非常危險!每次挪動位置都要用登山杖去一點一點地試探,就像掃雷一樣。中間有兩次突然間巖漿翻滾,妖風大作,黃塵漫天,眼睛被熏得快睜不開,嚇得我們抱起腳架就往回跑,等風平穩之后才再次試探著折返回來。這么折騰了很久以后終于找到了最佳角度拍攝到了難忘的照片。

從火山口走出來,感覺像是從地獄重生到了人間。是的,感覺身體和心靈都重生了。回想一下,其實自己也不禁后怕,中間任何一個細節注意不到都有可能永遠化成一滴巖漿了。可是這么近距離地觀察拍攝巖漿湖的真實面貌,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下感受到人類的渺小,所有的冒險都值得了。出發時的躊躇滿志,摸黑趕路緊繃的神經,看見地獄之火的震撼,耳邊嗚咽的風,混著硫磺的煙,腳下碎裂的焦黑巖石….這一切都成為永生難忘的記憶。

而這些可以說用生命去拍攝的照片,也是我曾經勇氣和探索的見證。

說明:火山探險是危險系數極高的活動,需要專業的安全保護措施和較多的探險經驗,絕不鼓勵沒有經驗的攝影愛好者前往冒險。

●天堂與地獄的交疊——潛圣井

 

在工作之余,我喜歡各種會參加多種戶外運動,比如:潛水、攀巖、滑雪、射箭、射擊、等等。滑雪……同時,我也是一名也是攝影的骨灰級愛好者。

于我而言,同時熱衷于戶外運動和攝影,是一件非常幸運的事情。因為攝影會忠實地保存我在野外的經歷;而戶外運動也為我的照片提供了大量的素材。

探過最危險的火海,我想做一次不平凡的入水!充滿驚險的水與火的洗禮我都要經歷一次。

在研究了許多“功課”,以及充分準備后,2016年6月,我前往墨西哥圣井去潛水。很少有華人去潛圣井,很多人不知道“圣井”是什么,我還是先簡單介紹一下吧。

在墨西哥的尤卡坦半島上有很多“圣井”,西班牙語叫“Cenote”,源自瑪雅語“dzonot”。尤坦卡半島是石灰石地質結構,在漫長的地質變化過程中,石灰石和珊瑚巖經雨水或地下溪水的長時間侵蝕,形成形態各異的溶洞。有的溶洞頂部巖層比較薄,形成坍塌,讓地下黑暗的洞穴見到了天日,這些深陷的井狀或者桶狀輪廓也就是天然井。尤坦卡半島上各個井相互聯通,在半島地底下密密麻麻地織就一張縱橫交錯的地下河水網。低于海平面的地下河,海水倒灌,又由于密度的不同,因此,有些井就形成了一半淡水一半海水的神奇構造。

Watershot Camera

瑪雅人的祖先認為自己是從海里來的,井的盡頭是神的國度,井是通往神國的通道,因此,把這些自然井稱為“圣井”。瑪雅人有專門祭祀用的圣井,遇旱祭祀雨神時,他們把14歲的少女投進井里,考古學家從這些井里打撈到了金銀玉器和人的骸骨。

圣井是全世界洞穴潛水的人最愛去的地方,但是洞穴潛水是一個十分危險的項目,如果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擅自進入后果將不堪設想。 在洞穴里,導航只能靠鋪設導航線用潛水燈在一片死黑中尋找前進的路, 而且對蛙踢和中性浮力都有極高的要求,稍不留神碰到脆弱的洞頂,掉落的灰塵將會使視野降到零。如果迷路了,最后的結果只能是吸光氣瓶中的空氣痛苦的死去。不過好在大部分圣井并不只限于洞穴潛水者,很多非封頂的圣井即使是開水域潛水者甚至也可以在專業人士的帶領下領略它的一部分風采.

我熱愛潛水,這個傳說中“少女骸骨與寶藏并存”的神秘之境,就像一條溫柔的毒蛇,美麗妖嬈又極其危險。作為狂熱的潛水迷的我自然忍不住要去一睹芳容。

Cenote El Pit 是我這次去墨西哥潛的三個圣井之一。它的形狀像一個窄口瓶, 開口狹窄而內部空間很大.而這個圣井的迷人之處正在于它的這種構造。

當我站在井口,呈現在眼前的是一潭深不見底的藍綠,在陽光下泛著藍寶石一樣的顏色。井口并不很大,四周被郁郁蔥蔥的樹木環繞著。走下長長的木梯,跳進水里,打開手電開始潛下去。置身其中發現表面看起來青藍的水卻又如泉水般清澈,燈光能照得好遠好遠。上午的陽光透過井口打下一束束藍色的光柱,穿透深潭,甚至有一部分照亮了井底的山丘。


The Pit Cenote (深坑圣井)結構圖

在波瀾不驚的淡水中速降30米花了不到2分鐘,就是一座“云霧繚繞”的小山丘,這硫化氫H2S溶液形成的“云霧”,大概有三米深,形成了一個水下湖一般的神奇景觀,山丘上交錯地堆疊著一些枯樹枝,看起來有點末日的凄涼滄桑。置身于這層奇妙的“云霧”中,似乎可以看到周圍一圈一圈的光暈,給人一種星云環繞的錯覺。這種感覺像穿越時空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也許是仙境也許是魔界。或許是因為腳蹼的攪動,“云霧”中還泛起了少許波瀾,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在井水中,而感覺是漂浮在空中,穿云破霧,俯瞰著這寂靜的一切。

如此厚厚的一層“云霧”到底是怎么形成的呢?原來是大量樹枝、果實、落葉掉到井里,停留在淡水與咸水的交匯處,腐化后,產生的H2S溶于水形成的氫硫酸。硫化氫氣體本身是一種急性劇毒,吸入少量可以短時間內致命,溶于水后形成的氫硫酸不直接腐蝕皮膚,但也可以作用于皮下血管,時間久了就會造成腦損傷。

雖然這“云霧”美輪美奐、通過時像是撥開一層濃濃的霧,在幻境中行走,但為了安全,我盡量快進快出,不在這“云霧”中做過多停留。穿過淡水與咸水的交匯層,繼續探索“云霧”籠罩下的咸水世界,兩種不同濃度的液體被攪動起來讓眼前的液體出現了一團一團打轉的奇觀。

井口的光無法穿透這層兩米深的“霧”,所以“云霧”下面是絕對的黑暗。潛水手電照亮了大塊的石頭,不知不覺40m了,到達了計劃的深度。

我們開始上升。這個圣井非常深,我們采取了速降緩升的潛水計劃,這樣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做安全停留以避免減壓癥狀。因為我對減壓比較敏感,上升快了會有頭疼反應, 所以每上升3米停留2分鐘對我來說是最佳的安全停留策略.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我們沿著井壁做螺旋式上升,正好可以慢慢欣賞下潛時來不及看的美景。其實這個圣井的結構更像是一個水壺,開口在一邊,而不是直上直下的。靠近井口的洞壁上還掛著形態各異的石鐘乳,我們一邊欣賞著鐘乳石和石筍景觀的倒壓式美感,一邊緩慢上升。抬頭向上,井口射下來的光柱仿佛是從天堂照射進來,而剛剛井底卻有著魔界之門一般的景象。在這里就像置身于天堂與地獄兩個世界的交疊。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沉默的藝術——探水下博物館

坎昆的水下博物館一直是我的bucketlist之一,這次的墨西哥旅行必然不能忘記租船出海去找這個水下博物館的所在了。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Watershot Camera

譚乃殷潛水攝影圖集 (點擊右上角方塊可放大瀏覽)

 

 

(美國華文網 圣地亞哥華文網 華文風采編發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

wechat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