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候是個出了名的調皮鬼”—采訪原國家跳水隊健將倪宸(圖)

藏龍臥虎系列之九:
記者:海黛

一天午餐機會恰巧碰到老朋友,南加州香港商會圣地亞哥分會的安吉拉·何(副會長)。熱情的安吉拉即刻熱情地向我介紹了她身邊的一位姑娘: 這位是倪宸,她原來是國家跳水隊的……。”

寒暄之間,我忍不住定神打量眼前這位倪宸: 身材如此Fit,說話的勁兒就透出一股男孩子氣!

之后帶著許多好奇和疑問我約訪了倪宸,她爽快地答應了。

見到倪宸,我打開天窗就問:倪宸你好,聽說你最早是學體操的,學體操應該很受家庭的支持和影響吧?你小時候是在一個什么樣的環境下長大的?你覺得從懂事開始起,誰對你的影響最大?

倪宸:我1987年出生在山東青島,七歲的時候搬到了北京。 我小時候是在一個全家保護的環境下長大的。 因為那個時候外公外婆就我一個外孫女,又是爺爺奶奶最小的孫女,所以家里的人都圍著我轉,什么事情都讓著我。再加上我從小性格開朗所以也很討長輩們的喜歡。 決定去北京練習跳水時候,家里上上下下開會討論。 后來也是因為慣著我就隨我去了。 我覺得從小到大我父母對我的影響很大。 我們之間既是孩子和父母的關系,也是朋友關系。 我的父親主要是負責對我的個人能力和思想上的培養。 我的母親主要是對我的心理上的輔導,我們之間,特別是我慢慢大了以后更像姐妹了。

倪宸(中)和爺爺奶奶

倪宸(中)和爸爸媽媽

我問:那又是什么因緣際會你開始和跳水項目練上的,當時國家跳水隊對像你這樣年齡和條件的隊員的要求如何?

倪宸:我五歲的時候就被青島體院選去練體操,那時候因為我在幼兒園里是出了名的調皮鬼。 后來我那一批的被選中20個小朋友,只有我堅持下來了。 我記得第一天訓練教練跟我們說,運動員的目標就是參加奧運會拿冠軍,他這句話也只有我一個人當真的了,記住了。所以后來就一直要參加奧運會,拿冠軍。 教練考慮到我自身的條件覺得我練跳水比較合適,就讓我轉跳水,我當時就問了我教練一句話,練跳水能去奧運會拿冠軍嗎? 教練說能, 我就說,好, 我去。 其實我是個膽兒特小的人,怕高! 可是我知道憑我的能力跳臺是我最大的出路。 雖然從能力上我比一般隊員要低,但是我的優勢是我天生水感就好,我的入水效果是世界上數一數二的, 而且因為我的協調性特別的好,所以在99年我是第一個女生在全中國完成轉體倒立動作的。 那也是我第一次以少年集訓隊員的身份進入國家隊。在2001年正式進入國家隊,但是三個月后我主動要求回北京地方隊訓練。

 

站在高高的頒獎臺上

我問:你能講講在國家跳水隊的經歷嗎?在訓練過程中你有遇到什么困難嗎?訓練都成功了嗎?

倪宸:其實我在國家隊呆的時間很短, 因為在國家隊訓練時間很長沒什么多余的時間學習,所以我決定離開國家隊,回到北京跳水隊,因為這樣每周一,三,五的下午我父母都可以請老師來給我上課。主要是因為我和家人都覺得除了跳水學習也很重要,而且那個時候學習對于我來說好像并不是很吃力。 我覺得在我近二十年的運動生涯中我受得傷算少的。 一次是我的手腕,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我記得那時候我每天手腕疼的不行后來去醫院看, 醫生說你要是再晚來個幾天你就得跟跳水說拜拜了,而且今后也會影響日常生活。 就這樣我的手腕被固定了三個多月。 還有一次是剛進國家隊第一天我就過敏了,非常嚴重,在醫院打了三天激素,胖了10斤回去訓練。 因為激素漲的體重往下減就難了。因為在國內的比賽成績讓我為后來來美國做了很好的鋪墊。我曾經代表中國出戰亞洲杯和世界大獎賽也都贏得金牌。?五歲練體操 ,10歲練跳水的倪宸(左一)

我問:那后來你又為啥來了美國?是到美國求學的嗎?

倪宸:是啊。我第一次來美國是11歲的時候,那個時候我就有種歸屬感,就覺得我的性格就應該在美國生活。而且我沒有別人所謂的cultural shock 但是當時我太少父母也不放心,后來等到我大了就讓我來了。 我來美國第一年邊學習語言, 邊恢復訓練。 后來上了IUPUI大學,拿著獎學金幫學校打比賽。 也因此成為這所學校第一位進入NCAA總決賽和拿到冠軍的人。 2012的第二次奪冠讓我成為美國歷史上僅有的幾位得過兩次女子跳臺NCAA冠軍的人。 其實來美國近10年我覺得我的人生經歷一下子變得更豐富多彩了。 我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的課程。 除了跳水我也跳舞, 開始接觸編舞,舞臺燈光設計,參加學校的舞蹈演出。 這么多年當然了,有順利的,也有別人認為不順利的。 2012年其實是我人生中的一個轉折點,那一年我的人生經歷了大起,也經歷了大落。我的大起就是我上半年在NCAA的成績讓我一下子成為焦點, 我全力以赴的備戰2012的奧運會,那個我從小就夢想著要站上的舞臺。 可是這一切的努力全部在我傷痛中消失了。? 我最后一次受傷是在美國訓練的時候, 因為我的肌肉天生恢復比常人慢,那個時候我在備戰2012的奧運會,每天訓練,結果就在賽前兩個星期我的腰部肌肉罷工了。就像電腦中毒死機要重新組裝,而我的腰部肌肉也是要重新組裝。 我也是幸運的,在醫生的努力下我的腰至少可以動了,只是這么多年累積下來的力量全沒了。所以我忍著疼,硬是把我的人生最后一場比賽完成了。我一直覺得我是一個特別幸運的人,就在我完成比賽,退役后的幾個星期后。我遇到我人生的轉折點。 我開始和一群積極向上的人打拼事業。 因為他們每個人的樂觀和鼓勵我很快的走出了我至今認為的人生失敗。 我記得我的mentor告訴我,倪宸你是冠軍,你或許在你的運動生涯中沒有拿到你最想要的那塊金牌,但是你在你的事業中一定會拿到另一塊金牌。 這句話我一直記得也很感動。

我問:那你又為什么選擇到圣地亞哥定居呢?

倪宸:至于我為什么會搬來圣地亞哥是因為我的先生。 他的工作調到這里,我就跟著他過來了。我喜歡圣地亞哥的大海和天氣。 不喜歡什么好像還真沒有。? 我覺得我真的很幸運,從小到大好像我身邊總是有人保護我,幫助我。 說實話,之前要搬過來這邊的時候真的會害怕萬一沒有朋友怎么辦, 結果我很幸運地可以在短時間內認識一些朋友,參加一些活動,之前的顧慮也就完全被消除了。

恩愛的一對

我問:按你的年齡,爸爸媽媽應該只有你一個孩子吧?他們不牽掛你嗎?

快樂的兩家人

倪宸:我是家里的獨生女。 不過我有兩個表姐。我爸爸媽媽一朋友家有兩個男孩,也算我弟弟吧,我們兩家關系特別的好,我們家沒兒子,他們家沒女兒。我特別喜歡這兩個弟弟 (見上圖)。我們兩家間常來往走動,所以爸爸媽媽他們還好,不感到特別孤獨。而我們現在都有微信,幾乎每時每刻可以保持聯系。

還擅長跳舞的倪宸

我問:這么多年,你像男孩子一樣地不斷在外面拼搏,而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呢?

倪宸:說實話,我現在覺得我沒有以前那么有可大的沖勁了。 我覺得過去我有那種不服輸,不畏懼的沖勁是我現在的榜樣,是我現在要靜下來以這股沖勁放在現在事業當中的時候,多取得和掌握自己需要的知識和經驗。 我對過去的各種經歷報以感恩的心,我覺得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最后都會變成好的經驗借鑒,令我提高,成為更好的我。以前很多吃過的苦,當時覺得真的挺苦的,可現在想想如果不是那個時候這些苦熬出了我,推動了自己,或許我今天的路不會越走越坦然。現在的感覺就是那句話,叫“苦盡甘來”(說的這,她發出甜蜜地銀鈴般的笑聲)。

問:你不再做跳水運動啦?

倪宸:在沒有來美國生活以前跳水是我的全部,就好像是除了跳水以外我什么都沒有了。是我在美國這10年的經歷讓我學習到其實人生還有好多其他精彩有趣的事情在前方等著我。跳水是我人生中美好的一部分但是我以為2012以后我該為我的跳水生涯畫上句號,然后開始一段人生新的旅程。問:你對今后有什么人生目標呢?

倪宸:我今后的人生目標是要完成我的華麗轉身,在事業上再創顛峰。還有就是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和家人在一起。就像我說的我覺得我是一個特別幸運的人,總是會遇到好人。我有一直無條件支持我的家人們,以前訓練的時候遇到好的教練,學習的時候遇到好的老師,后來來了美國身邊也總是會有好的教練,老師,朋友和工作伙伴。現在我結婚了,不但遇到了個丈夫,就連公公婆婆也對特別的關心和照顧。所以我對這些都特別的感恩。而我相信以后在圣地亞哥的日子我一定還有好多好多人要感恩的。

別樣的年華造就特殊的人才。采訪之后,我又打量了她一番:燦爛的笑容,充滿著青春活力和運動健將風度,渾身似有使不完的勁……她就是我眼中一道絢麗別致的風景。

(美國華文網 圣地亞哥華文網 華文風采圖刊 海黛報道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