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區迫使中文學校校長辭職百名家長抗議(圖頻)

4月11日,約100名穿有“MIMSTRONG”字眼T-桖衫的家長聚集休斯頓中文沉浸學校(Mandarin Immersion Magnet School ,MIMS)門口,打出標語抗議學區迫使該校任了MIMS六年校長的張兆麟(Chaolin Chang)辭職。

事件也引起當地英文媒體的關注,有媒體采訪了其中一位參加集會抗議叫Steven Gross的家長(圖),他表示:“張校長和學校教職員們及家長會的家長們一起,幾年里工作一直配合的好好的,而他的離開是受到了該學校行政人員、學校支持官員和地區負責人的壓力,他們讓他處于一個難以忍受的境地,被降職、解雇或辭職。”

家長們說學區早先已通知張校長今年二月份不用上班。

請看視頻:

據中國僑網援引美國《僑報》的報道,全文如下:

4月11日,對美國休斯敦MIMS中文沉浸學校(Mandarin Immersion Magnet School)的很多家長們而言,是從幕后發聲走到臺前亮相的一天,是他們從社交平臺轉戰學區教育委員會、與手握大權的委員們發出直面質疑的一天。自事發以來,短短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人們已經看到由這場抗爭所引發的更多思考,它已經不僅僅關乎一位明星校長的去留、一個頂級學校的未來,更關乎美國教育體系中的“公平原則”與“游戲規則”。

4月11日,對美國休斯敦MIMS中文沉浸學校(Mandarin Immersion Magnet School)的很多家長們而言,是從幕后發聲走到臺前亮相的一天,是他們從社交平臺轉戰學區教育委員會、與手握大權的委員們發出直面質疑的一天。自事發以來,短短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人們已經看到由這場抗爭所引發的更多思考,它已經不僅僅關乎一位明星校長的去留、一個頂級學校的未來,更關乎美國教育體系中的“公平原則”與“游戲規則”。

報道稱:面對即將在本學年結束時辭職的張兆麟(Chaolin Chang)校長,甚至,休斯敦獨立學區(HISD)對該職的招聘信息早在張校長公開宣布辭職之前就已經發布,留給家長們的行動時間已經不那么寬裕。

11日早上10點,統一身著紅色T恤衫的一百多位家長在MIMS門口舉行集會,他們手舉標語、拉起橫幅,向現場的五、六家新聞媒體表達他們對張校長被迫辭職、學校老師人人自危的不解與憤怒。橫幅上,寫滿了由該校學生用他們稚嫩的中文字體所表達出的對張校長的熱愛;標語則由家長們用中文、英文、西班牙文、韓文等語種來表達他們有關“保護老師”“正直堅強”“公正透明”等等的呼吁。

四、五位家長代表先后發言,他們認為,學區聽信少部分濫用“投訴權利”的家長的言辭,先是導致多位老師停止工作、接受調查,涉事老師所帶班級的孩子們的課業受到嚴重影響,如今,更使得校長本人被迫辭職,甚至在重壓之下不得不保持沉默,還有家長透露,4月10日剛又發生一起老師被投訴事件,長此以往,正常的教學還怎么進行?學校的教學質量又該如何保證?

當晚5點,一百多位家長又來到休斯敦獨立學區教育委員會的月度例會現場,因為會議有多項議程需要審議、表決,聽取公眾意見這一環節只能等到所有議程結束之后才能進行。然而,幾乎沒有家長中途退出,在經歷了長達四個小時的等待之后,直到晚上9點他們才得到了每人一分鐘的發言機會。十多位家長先后上臺發言,他們言辭懇切、有理有據,有的人在發言時已經聲音哽咽,有的人在不時抹拭眼淚,一時間,會議現場滿是家長高舉并舞動著的雙臂。家長們極為系統性的提出了要求,包括:

  1、徹查那些由極少數家長發起的指控,調查結果需要公開透明。

  2、以獨立調查的方式弄清導致張校長離職的真正原因。

  3、學區應該拒絕接受張校長的辭呈,以挽留張校長。

  4、即使要招聘新校長,其過程需要有家長們的參與,而且新校長必須會說中文并了解中華文化。

  5、保護老師,不能讓正常教學的老師動輒得罪。保持MIMS的學術標準,不能因為少數家長的抱怨而降低教學質量。

  家長們的行動正在逐漸引發社會關注。當地的多家新聞媒體都開始報道這一事件,得州議員吳元之(Gene Wu)也于11日寫信給HISD,幫家長們發聲。受輿論影響,事件所涉及的所謂“少數家長”也在臉書上予以了回應。

  一位名為弗蘭西斯科?阿巴卡(Francisco Abarca)的父親表示,他的兩個孩子是此次事件的相關者,但他只是要求調查老師的行為,并沒有要求撤換張校長,此外,他不認為自己慣壞了孩子,也不認為孩子沒有盡全力學習,更不認為自己沒有盡到父母之責。

  此前有家長表示,有一對涉事的姐弟在該校讀書,姐姐因為跟不上教學進度被勸退,而弟弟在校表現不好,因此孩子的家長去HISD告了狀,認為受到了歧視。

  這起事件最終會走向何方,現在還很難預料。但縱觀事件的前前后后,能觸發人們的很多思考。

  首先是文化差異。據家長們介紹,發生在MIMS的一樁投訴是由于孩子在課堂上睡著了,老師碰了碰他、把他喊醒,因此被家長投訴為“不當接觸”。老師碰一下孩子以發出提醒,這在傳統華人文化里并不難理解,但放在美國,老師不能碰學生,父母不能打孩子,如果有老師或家長因此吃了虧,那是吃了文化不通的虧。

  在MIMS上中文課的老師有不少是新移民,是在中國接受的基礎教育,因此,他們所持有的教育理念與教學方式可能需要與美國本土文化進行一個深度的磨合。

  西方管理體制中有公開運作的環節,如果能充分了解這些規則并加以運用,也許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事實上,MIMS的家長們正在這么做,他們在請愿網站上征集到的簽名已經超過2300份,媒體的相關報道也在被不斷的點擊,越多的點擊意味著越多的社會關注,當形成輿論之勢時,決策者也許就不得不予以重視。當然,這對正反雙方都同等適用。

  更令人深思的是,在美國一些公立教育體系管理層中流行著一種不問成績、只講公平,而且不僅要過程公平、還要結果公平的思想。比如,紐約市已經打算取消特殊高中入學考試,再比如,休斯敦也曾打算取消磁性項目、轉而把教學經費平攤給所有的公立學校。特殊高中、磁性學校,這些都是公立學校中的明星,其成立的初衷是對那些學習成績優異、能力突出的來自普通家庭的孩子進行培養,但如今,這種理念似乎成了一種錯誤,似乎成了對那些成績不好的人的“歧視”。

  就MIMS這所1000個人里只能取100個學生的明星學校而言,它只能用“抽簽入學”這種方式來保證對所有人的“程序公平”,但畢竟有跟不上、學得吃力、或者是行為表現很差的孩子,是降低教學要求?還是應該有一個退出機制、以保證這些磁性學校的優質水準?這也正是很多MIMS家長的疑問,學區教育委員會作為政策制定者、糾紛仲裁者,應該擔起什么樣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