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董志塬,農耕文化的發源地(第四季繽紛歸途18)

離開崆峒山,我們又回到福銀高速繼續向東偏南方向前進。福銀高速在這一段又被冠以青蘭高速,車行至慶陽后兩條高速才分別北上南下。到了慶陽我們此行才算真正走出六盤山。六盤山古時又稱隴山,所以當地人習慣稱六盤山東緣的慶陽為隴東。這里已經進入黃河中下游黃土高原溝壑區,也是甘肅水土資源最好的地方。

慶陽市有著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早在20萬年前這一帶就有人類生存。五六千年前,先民就在此農耕、養殖、制陶。據《史記》載:黃帝軒轅氏在這一帶和醫祖歧伯合著《內經》。北宋的政治家,文學家范仲淹曾任“環慶路經略撫緣邊招討使”,與其子駐防慶陽,駐城練兵,保境安民。

我們基本上是與發源于六盤山的涇河相伴而行。山、川、塬兼有,溝、峁、梁相間,黃土高原雄渾獨特的風貌在慶陽境內一覽無遺。其中涇河以北的董志塬更是平疇沃野一望無垠,堪稱“天下黃土第一原”。它也是世界上面積最大、土層最厚、保存最完整的黃土原面。

說起董志塬就不得不提及周先祖不窋。史書記載,周先祖不窋曾率族人“奔戎狄(今董志塬一帶)之間”,與其子鞠陶、孫公劉等“教民稼穡”,“務耕種,行地宜”,開啟了先周農耕文化之先河,史稱“周道之興自此始”。在董志塬的慶城縣城東山,有不窋陵,人稱周祖陵。

不窋也是有確切歷史記載的第一個周人首領。他不僅始創了中華燦爛的農耕文化,他還把當時地穴式的居住方式改為窯洞,極大地改善了人類的居住環境。從董志塬東側坡地發掘的一處窯洞,據專家考證距今已有5000年歷史。雖然時代已久,但窯洞和在窯洞基礎上擴張的地窖院仍是當地人沿用至今的民居。

氣勢恢宏的周祖陵景區摘得國家旅游局的四個A。

岐伯在董志塬開創了中醫之本,連始祖黃帝也前來這里虛心請教。

西周時所稱的“大原”,到了唐代易名為彭原。如今人們不再叫彭原而稱之為董志塬了。歷史上董志塬是一塊比現在面積還要大的塬面。它曾連接周圍的屯子、臨涇、孟壩、西華池、春榮、宮河等塬面,后來隨著黃土流失,部分塬面被侵蝕、剝離,從而形成了現在的董志塬與周圍的小塬面。董志塬雖然也被雨水與河流切割成一個極不規則的葉片形狀,但依然保持沃野千里多磅礴氣勢。

周先祖公劉曾在這里暫住,至今在董志塬上的溫泉鄉有“華夏公劉第一廟”。春秋戰國時,秦穆公曾在這里大會諸侯。現在西峰區秦霸嶺據說由此得名。在唐代時候,唐肅宗李亨曾在這里整頓三軍,后平復安史之亂。宋代時有了“董志”這一名稱。清代左宗棠任陜甘總督,從當時起義的回民手中收復董志塬。

董志塬素有“隴東糧倉”的美稱。這里雨量充沛,日照充足,氣候溫和,是發展農業的理想之地,尤其是肥沃平坦的原面,為大型農饑耕作提供了廣闊的天地。夏日的董志塬麥浪似海、遍地金黃。當年公劉“教民稼穡”,留下的“三之日于耜, 四之日舉趾”的詩作,董志塬百姓至仍念念不忘。每年農歷三月十八公劉誕辰時,都有數萬民眾聚集“公劉殿”,舉行盛大的祭祀緬懷先賢。

北魏興佛歷史同樣在董志塬留下印記。位于塬西覆鐘山的北石窟寺,離如今的董志鎮僅20來分鐘車程。1959年發現時,仍有窟龕約300個,石雕造像2000多尊。碑碣、壁畫、題記時刻一應俱全,是絲綢之路北道上保存完好的重要石窟。現在已列入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這分明是一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主持開鑿北石窟寺是北魏涇州刺史奚康生。奚康生本是北魏宣武帝時期的一名武將,能征善戰。十幾歲開始投身軍隊,東征西殺,由一名中下級軍官,逐漸升到了封疆大吏,甚至成為北魏王朝的“救火隊長”,哪里有危機就被調到哪里。

北石窟寺如今已發展成為慶陽著名的旅游景點。

奚康生擔任涇州刺史的原因也是,涇州爆發了僧侶叛亂,地方部隊控制不了局面,朝廷只好將他調來。奚康生在涇州平定了叛亂後,為了安定民心、鞏固北魏王朝的統治政權,便創建了北石窟寺。與此同時,奚康生還在百里之外的涇川主持開鑿了南石窟寺。

南石窟寺佛窟同樣開鑿在河谷峭壁上。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若有侵權望恕不恭。聯系QQ:467830483,即刪。)

作者簡介:王界明,首席記者。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曾就職于上海新民晚報,特區開放時應聘于珠海特區報工作迄今。出版的著名書籍有:【浪漫之城中國·珠海】、【鄧小平與騰飛的珠海】,???和主筆編寫的【南海春潮系列】,以及大量有關深圳、珠海和廣東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報道。作為一名資深記者,王界明的報道經常會發掘一些無人知曉的事物,讀來令人興趣盎然…….??本網將轉載他如考古般的,簡潔但具有涵義的圖片報道。

編者按:人生故事,娓娓道來。讀者分享心路旅程。【美國華文網】和【圣地亞哥華文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登華人思鄉愛鄉、嘔心奮斗或旅途觀感等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配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