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六盤山,各領風騷幾百年(第四季繽紛歸途16)

固原是我們這次自駕游休整時間最長的一個地方,接下來我們按計劃翻越六盤山進入關中平原。我們這代人大多是通過毛澤東那首《清平樂·六盤山》第一次知道在遙遠的大西北有座六盤山。這是1935年毛澤東率領中國工農紅軍長征時翻越的最后一座大山。

 

六盤山古稱隴山,因山路曲折峻險,須經六重盤道才能到達頂峰故得名。六盤山脈橫貫陜甘寧三省區,是陜北和隴中的界山,也是涇河與渭河的分水嶺。即使是名揚佛界的須彌山石窟從地理上來說也是屬于六盤山的余脈。

 

早在新石器時期,“逐水草而生”的多個氏族就把六盤山當作生存的根基而你爭我奪。從秦惠文王滅義渠正式把六盤山地區納入中原王朝版圖開始,秦始皇首巡天下拜山祭水、漢武帝六出蕭關巡察邊防、唐太宗視察養馬政、成吉思汗避暑六盤山、忽必烈興建安西王府……,風雨幾千年、城頭旌旗變,這分分合合的廝殺只有苦難才能沉淀為歷史王朝更迭。

 

“峰高華岳三千丈,險居秦關百二重”,六盤山一帶自古就有“關中屏障,自隴咽喉”之稱,戰略地位十分重要。從戰國時期開始,歷代封建王朝幾乎都在這里構筑過長城,令六盤山堪稱長城博物館。時至今日,秦長城、隋長城、宋壕塹、明長城等不同歷史時期、用黃土夯筑、砂石構筑、石塊壘砌的不同建筑材料修筑的古長城,在固原境內累計長度綿延千里,形成了一道絕妙的景觀。其中名聲最為顯赫的自然是蕭關。

蕭關是古代西北邊地著名關隘。秦漢帝王出巡,漢唐文人出塞,都與蕭關有緣。

 

八百里秦川孕育和見證了大半個華夏朝代更迭,唯有蕭關始終扼守關中北門,阻擋著北方游牧大軍的馬蹄沿著涇河河谷一路殺向長安。直到西夏王朝崛起,宋夏在蕭關一帶的定川呰展開決戰。結果黨項大軍突破蕭關、直驅渭州。

 

宋軍大敗、震驚朝野,延州知州范仲淹因此被革職。這位數次向朝廷力諫扼守蕭關意義重大的地方官吏最后卻敗給了蕭關。失意官場的范仲淹于是將人生軌跡劃向南方,在岳陽樓成就千古流傳的不朽之作。

 

與范仲淹相比,一代天驕在六盤山隕落更令人扼腕嘆息。1227年7月,六伐西夏而不克的成吉思汗病逝于六盤山下天都寨海喇都行宮,為他充滿傳奇色彩的一生劃上了神秘的句號。他身后,生存近200年的西夏王朝被他的兒子所滅,西夏文化被毀滅而一度成為神秘的學說。

 

夏王朝轟然倒塌,成吉思汗西征時從中亞帶回的大批穆斯林被編入軍隊,在六盤山蕭關一帶安營扎寨屯墾戍邊。伊斯蘭教由此在固原廣為傳播,使這里漸漸成為穆斯林聚居區。在固原城南10公里的清水河邊,我們穿過一片幽雅蔥郁的森林后見到了一座依山矗立、集中國傳統建筑和伊斯蘭建筑風格于一體的寺院,它就是聞名國內的二十里鋪拱北。

 

拱北,在珠海是口岸地名;但在六盤山一帶則是穆斯林紀念先賢的拜謁之地。元代以前來華的伊斯蘭教傳教師的墓室多為圓拱形建筑,與清真寺相似具有伊斯蘭建筑風格。我國內地穆斯林習慣把這類墳墓稱為“拱北”,以區別于一般墳墓,表達對先賢、圣者的尊崇。類似我們此行在新疆的庫車、喀什、吐魯番、伊寧等地見過的“麻扎”。

二十里鋪拱北院內松柏蒼翠、環境幽雅,總體建筑氣勢雄偉,古樸壯觀。全部建筑為六進式,第一進為門廳,第二進為院落,第三進為磚坊,第四進為內門,第五進為墓室,第六進為后院。有樓、塔、亭、閣、照壁、六角八卦等。建筑格局及風格充分顯示出了伊斯蘭文化與中國傳統文化融匯的強大凝聚力。

 

當地的回民告訴我們,二十里鋪拱北始建于元代。是忽必烈封賜的一位曾在元統一中國時功績卓著的伊朗傳教士,在二十里鋪的五原山修建靜室一座,修持辦道,傳播伊斯蘭教,即為五原山南古寺之前身。傳教士歸真后,當地穆斯林為其建起拱北。因諸多或自然或人為的原因,二十里鋪拱北多次被損毀又多次維修擴建,才得以達到了今日的輝煌規模。

 

我們在六盤山的一個名為和尚鋪的小村,意外發現西部歌王王洛賓的足跡。和尚鋪是絲綢古道的必經之路。一些馬車、馱隊在翻越六盤山時為了求得平安,便在山腰建廟上香祈福。最初廟里有幾個和尚主事,后因香火旺盛就開了個店鋪供過往路人購物歇腳。并由此被人稱為和尚鋪子。

 

80年前,王洛賓與作家蕭軍、蕭紅、塞克等人結伴前往西北,因為連日大雨被困于和尚鋪的一間車馬店。車馬店老板娘叫什么名字人們都不知道,大伙兒都管她叫“五朵梅”。因為她經常頭疼,而西北人慣用的治療方式就是掐額頭,所以她的額頭老是留著掐紅的印記,人們因此就管她叫“五朵梅”。久而久之她的真名倒被人徹底忘了。

 

五朵梅年輕時就是方圓幾十里有名的歌手,等王洛賓要離開的那天黃昏,她便邀請王洛賓一道爬上屋后的黃土高坡,面對著落日灑在遠山上的余輝,情不自禁地為王洛賓唱了一首當年曾在這里送別情人走西口時唱過的“花兒”:?

走哩走哩越遠了,眼淚的花兒飄遠了。?

走哩走哩越遠了,眼里的花兒把心淹哈了。

褡褳里的鍋盔輕哈了,哎嗨喲的喲,心里的愁惆重了…

?

五朵梅曲調凄涼的走西口讓王洛賓為之震驚。他沒想到西北民歌會有如此富有野性的魅力、如此的音樂性和故事性。他被西北最原始的山歌——花兒所折服,由此進入了豐富多彩的中國民族音樂世界,一生都沒有離開大西北這片厚重的土地。為紀念王洛賓與六盤山的不解之緣,2010年當地投資480萬元在和尚鋪村興建了當時國內最大的王洛賓文化園。

 

漫步瓦亭峽殘留的蕭關古道,夏日的涇水涌動、山色滴翠,硝煙散盡后的六盤山生機盎然。遠處可見高架橋涵、車流出入,往昔的雄峰環拱、深谷峭壁已成天塹通途。

 

面對眼前這道面世不久的青灰色的蕭關城墻,“十萬鐵騎過蕭關”的場景從我腦海中一閃而過。

 

自戰國、秦漢以來,蕭關古道一直承載著關中與北方地域的軍事、經濟、文化的通道。

 

如果說長城是中華文明史上的一條歷史厚重的紐帶,那么蕭關則是系在這條帶上的一枚歲月斑駁的結扣。如果說六盤山曾經是阻擋游牧騎士涌入中原的一座大壩,那么蕭關就是這座大壩上的堅固的關閘。

?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若有侵權望恕不恭。聯系QQ:467830483。)


作者簡介:王界明,首席記者。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曾就職于上海新民晚報,特區開放時應聘于珠海特區報工作迄今。出版的著名書籍有:【浪漫之城中國·珠海】、【鄧小平與騰飛的珠海】, ? 和主筆編寫的【南海春潮系列】,以及大量有關深圳、珠海和廣東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報道。作為一名資深記者,王界明的報道經常會發掘一些無人知曉的事物,讀來令人興趣盎然……. ?本網將轉載他如考古般的,簡潔但具有涵義的圖片報道。

編者按:人生故事,娓娓道來。讀者分享心路旅程。【美國華文網】和【圣地亞哥華文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登華人思鄉愛鄉、嘔心奮斗或旅途觀感等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配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