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細節講好中國故事

山西是中國典型的鄉村傳統根基深厚的內陸省份,山西的脫貧工作在中國有著代表性。魯順民等人在《擲地有聲》中對山西的精準脫貧工作,從政策的實施,干部、鄉民的精神狀態,到生產形態的變化,文化、教育、科技等等在其中的作用,對山西的精準扶貧工作作了頗具深度的全方位的描寫與揭示,講了一個生動的讓大家關心的正在中國發生的好故事。

這個故事是如何“講述”的呢?一是通過貼近鄉民實際生存的真實細節進行展示,二是用數據來支持。

在這部長達400多頁的作品中,每閱讀兩三頁,總是會看到一兩個生動的能夠體現鄉民實際生存狀況的細節,總是會看到一兩串體現鄉民實際生存形態的數字。

這樣的一種講述故事的模式,其實是山西文學創作的傳統。在趙樹理《孟祥英翻身》中對勞模孟祥英事跡的描寫中,在《三里灣》對馬多壽入社時的精打細算中,在《實干家潘永福》對生產的具體領導中,在馬烽、孫謙寫于1950年代后期的《寫給關心晉西北的人們》,在束為的《崞縣新八景》中,甚至早在1920年山西早期共產黨員高君宇寫的《山西勞動狀況》中,甚至在以寫新的英雄人物著稱的馬烽的代表作《我的第一個上級》對老田了解水勢的具體描寫中,都可以看到這種寫法。在今天張平的《重新生活》中對腐敗官員抄家現場的描寫,對鄉村學校學習情境的描寫中,也依然可以看到這種寫作模式。

如此講述故事的意義首先在于直接還原事物本身,直抵事物本質。其次,這種細節真實的力量,數據真實的力量,在體現現實真實方面的作用,仍然有著不容忽視的意義。在中國的當下,用現實的細節的真實破除主觀意象的虛飾,更具“在場性”。

讀趙樹理、馬烽等山西作家的小說,有時也簡直分不清他們寫的是小說還是報告文學亦或是流行于民間的生活故事。這種寫作傳統,在講述中國故事時,使中國人的生活得到真實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