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院不會介入圣地亞哥養老金削減案(圖)

美最高法院(The state Supreme Court)周一宣布,它不會干預圣地亞哥的養老金削減案,這一決定意味著將由加州法院解決這一案, 其中包括一項關于如何從財政上補償4000名由于選民投票結果而無養老金的城市雇員的措施,被稱為B提案 。

美最高法院有關此案臨時成立的三名上訴法官組,左起:Richard Huffman, Judith McConnell, Gilbert Nares

根據各種因素的相異,該市養老金成本估計從2000萬美元到1億美元不等。

在去年10月份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的上訴中,該市稱州法院的裁決忽視了前市長杰里·桑德斯(Jerry Sanders)的聯邦言論自由權,他在支持B提案時聲稱自己是普通公民而不是市長。

圣地亞哥將以前市長的言論自由權為由,向美國最高法院上訴昂貴的養老金裁決。

州最高法院在8月份裁定桑德斯違反加州的集體談判法,在推行養老金措施之前不與工會談判。州法院說,因為桑德斯利用他作為市長的權力和影響力支持這項措施,所以他有義務在投票前會見市工會領導人。

圣地亞哥要求美國最高法院進行干預,辯稱桑德斯對這項措施的口頭支持是受保護的言論,這違反了他在第一修正案中要求州法院裁定這類言論有義務與工會談判的權利。

美國最高法院周一上午在其網站上公布的文件中,將圣地亞哥案件列為其決定不予受理的數十個案件中的一個。該院未提供理由是什么。

這一決定證明了四個該城市工會的領導人提出的訴訟是對的,他們聲稱養老金削減沒有被合法地列入投票。

去年秋天,工會爭辯說,圣地亞哥的言論自由聲明沒有機會在法庭上取得成功,因為這個案件是基于集體談判法,而不是根據第一修正案。

提案B于2012年6月獲得65%的圣地亞哥市選民的同意。

這使得圣地亞哥成為加州唯一一個停止傳統的新雇員養老金計劃的城市,而新雇員的退休金計劃是401(k)型的。提案B不適用于仍領取傳統養老金的警局人員。

四個城市工會很快對桑德斯參與的養老金削減的合法性提出了挑戰。國家勞工委員會在2015年做出了有利于工會的裁決。

但第四區上訴法院在2017年推翻了這一點,裁定養老金削減是有效的,桑德斯采取了適當的行動。

上訴法院上周一在圣地亞哥市中心舉行了聽證會,開始了這一程序。

雖然判決在幾周內不會生效,但上訴法官表示支持要求圣地亞哥向由于B提案而沒有養老金的城市雇員提供經濟補償。

三位法官小組表示不愿意使B提案無效,這表明需要有一個單獨的法律程序,允許該措施的公民支持者參與。這一過程可能會將案件的解決推遲數月甚至數年,將在州高級法院開始。

周一上午,工會首席檢察官安·史密斯(Ann Smith)表示,美國最高法院決定不受理此案并不奇怪。

史密斯說:“我們知道,這起案件絕不與第一修正案有關,加州最高法院在維護根據州法律向公務員保證的權利時,沒有任何公職人員的言論自由權受到影響。”

幫助撰寫提案B的前圣地亞哥市議員卡爾·德梅厄(Carl DeMaio)周一在新聞稿中說,這一決定有點出乎意料。

他說:“最高法院每年只受理100至150件7000多件案件,因此,盡管我們感到失望,但美國最高法院沒有介入,我們并不感到太驚訝。”

城市不能恢復新雇員的養老金,直到提案B通過公眾投票或法院裁決從城市憲章中刪除。

工會領導人和市政府官員已經討論了解決這一問題的可能性,但工會領導人預計將要求恢復新雇員的養老金,作為任何解決方案的一部分。如果他們提出這樣的要求,在B號提案從租船合同中刪除之前,這個案子是無法解決的。

沒有養老金的員工的經濟補償預計將基于加州勞工委員會2015年的建議,即這些員工應“整體”。勞工委員會表示,他們應獲得相當于養老金的價值,加上7%的利息,但該市可以將401(k)型計劃的價值考慮在內。雇員領取的不是養老金。

(美國華文網 圣地亞哥華文網 華文風采編發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