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青海湖,閃爍著詩意光芒的遠方(第四季繽紛歸途10)

離開經石城不到十分鐘,我們的車已經抵達青海湖自駕游服務區。

離開經石城不到十分鐘,我們的車已經抵達青海湖自駕游服務區。令我們納悶的是青海湖二郎劍景區還在30公里以外呢。這會不會以后也學新疆的成功經驗,必須坐景區提供的區間車才能進入景區?我的腦海里突然蹦出這個邪惡的念頭。這個自駕游服務區除了提供收費廁所以外沒有其它服務,根本就沒有什么停車場,所以停車只能靠見縫插針占位。

七月驕陽下的油菜花從公路向兩邊延伸,左邊直抵南山腳下,右邊則融化在青海湖邊。依仗著青海湖背景,這些水天之間的油菜花只能用浩瀚來形容。十幾公里綿延不絕,猶如金黃的花毯。有些尚未盡情綻放,則像綠色海洋里的繁星點點。

青海湖古代稱為“西海”,又稱“鮮水”或“鮮海”。藏語叫“措溫布”,意思為“青色的海”。蒙古語稱它為“庫庫諾爾”,即“藍色的海洋”。由于青海湖一帶早先屬于卑禾族的牧地,所以又叫“卑禾羌海”,漢代也有人稱它為“仙海”。從北魏起才更名為“青海”。

青海湖的形成和變遷,是大自然的杰作。早在兩億三千萬年以前,青藏高原是一片浩瀚無際的古海洋。始于1億年前的喜馬拉雅造山運動使得這片古海洋逐漸隆起,一躍形成了世界屋脊。海水被逼走時,有的被四周的高山環繞起來,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湖泊。青海湖就是被山脈堵塞而形成的一個巨大湖泊。

青海湖形成初期原是一個大淡水湖泊,與黃河水系相通,那時氣候溫和多雨,湖水通過東南部的倒淌河泄入黃河,和俺老家的太湖一樣是一個外流湖。200多萬年前,湖東部的日月山、野牛山迅速上升隆起,使原來注入黃河的倒淌河被堵塞,迫使它由東向西流入青海湖。由于外泄通道堵塞,青海湖遂演變成了閉塞湖。加上氣候變干,青海湖也由淡水湖逐漸變成咸水湖。

由于青海湖位于西北氣候干燥地區,湖水蒸發量大于湖水注入量,因此湖水不斷下降,湖面逐漸縮小,與初期的湖區相比,湖面縮小了三分之一,水位降低了80-100m。盡管如此,青海湖目前仍以4583平方公里的面積雄踞我國內陸湖泊榜首,也是我國最大的咸水湖、內流湖。

雖然是盛夏酷暑,我們在湖邊還是感受的陣陣涼意。畢竟是在海拔3000多米的青藏高原,據說青海湖中的海心山盛夏時節平均氣溫僅15度!所以全國各地的游客都趕來這兒避暑。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青海湖的旅游自然是“靠湖吃湖”的經營模式。據說,目前已被列入旅游局名冊的就有:青海湖、鳥島、海心山、沙島、三塊石、二郎劍、日月山、倒淌河、小北湖、布哈河、沙流河、五世達賴泉、月牙湖、夏格日山、三角城遺址、伏俟城遺址、舍布齊巖畫、祭海臺、沙陀寺、佛海寺、剛察大寺、金銀灘(原子城)、臥佛山等。

“靠湖吃湖”也直接影響到牧民的生活。自從看見青海湖,就出現不少牧民牽著牦牛和駝羊在國道兩側招攬游客。使得原本并不寬闊的國道被各種自駕車輛任意占用,僅剩下狹窄的空間供前往景區的車輛來往。還有一些牧民索性就在國道邊保護草原的圍欄開門設卡,你只要繳點錢便可突破圍欄進入牧道駛向青海湖湖畔。

看野景自然圖個省錢,但你還是會錯失最佳的風景。在眼花繚亂的各種景點中,真正納入國家AAAAA青海湖景區的也就“兩島一灣一劍”:二郎劍、鳥島、沙島、仙女灣等四大景區。我們來青海湖之前,景區就以“進一步推進生態保護建設,維護青海湖周邊生態系統”之名,關閉了鳥島和沙島。所以我們只能去暫時還開放的二郎劍景區朝圣打卡。

我們游覽的二郎劍景區因其形如一把鋒利的寶劍插入青海湖,故稱“二郎劍”。半個多世紀前,這里建立了中國第一個魚雷發射試驗基地。因基地位于青藏公路151公里處,又被稱為151基地。后來隨著青海湖水位下降,不能滿足魚雷潛水深度的要求,151基地才有往日神秘的軍事禁區轉變AAAAA旅游景點。

在二郎劍半島碼頭向湖中望去,我們依然能看到魚雷發射試驗基地殘留的建筑,在浩瀚的湖面上顯得格外孤獨。據說,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前,中國的魚雷都是在這里完成試驗,然后投產,武裝海軍艦隊。現在湖中的建筑內仍保留一部分原有的生產車間、實驗區和魚雷、電臺等實物供游人參觀。

湖邊新建的臥佛、瑪尼堆、經幡、經輪,也成了向游客啟蒙藏傳佛教的好去處。不過更多的游客對樹立在一邊石碑介紹的文字視而不見,只是拿著手機吆五喝六地招呼同伴拍照留影。

陸海空立體開發旅游資源是二郎劍景區經營之道。你想空中俯瞰青海湖,這里有熱氣球滿足你的好奇;你想進入湖面探秘,碼頭便有各種價格不等的游船等候你上船。即使你只想在地面順便逛逛,同樣有沙灘摩托、騎馬競逐項目歡迎光顧。

沿湖修建了木制棧道為游客觀湖提供了便利。蔚藍浩瀚的青海湖微波蕩漾,湖面上雁鷗在自由翱翔。我們在棧道東側的湖畔水面上看到西王母的雕像,當地的導游對游客宣講:傳說青海湖便是西王母的瑤池,這尊西王母雕塑便是在述說這個故事。巧了!半個月前,我們在新疆天山天池瀏覽時被告知那里就也是西王母的開蟠桃會的瑤池。難不成王母娘娘見湖就開蟠桃會?

青海湖位于東亞、中亞兩條國際水鳥遷徙通道的交匯點,是國際重要濕地和全球水鳥重要的繁殖地。每年在青海湖繁殖的斑頭雁、棕頭鷗、漁鷗、普通鸕鶿,繁殖種群達到全球繁殖種群的30%。因為去不了鳥島,我們只能在湖邊觀賞在湖畔水面游弋的各種鳥類。其中似曾相識的棕頭鷗、斑頭雁等,冬天來臨前有些都會選擇飛往廣東的一些濕地過冬。

青海湖湖濱地勢開闊平坦,水源充足,氣候比較溫和,是水草豐美的天然牧場。夏季的大草原,綠茵如毯;金黃色的油菜花兒,迎風飄香。遠眺合圍環抱的遠山蒼翠,近看波光瀲滟的湖面澄碧,猶如置身于詩情畫意中。我們就是在這樣的情景中走進了游人稀少的詩歌廣場。

詩歌廣場是2012年為宣傳青海湖國際詩歌節而建的。廣場聳立著24座世界上最著名史詩雕塑作品,這些雕塑作品出自我國多名雕塑藝術名家之手,全部由青銅鑄成,屹立在不規則的、用中英文鐫刻著史詩節選的天然花崗巖基座之上,表現出無形的威力和典雅之美。

廣場正中建有總長40米,主寬3.16米,主高為4米的藏文化形式的詩歌墻,上面有每次來參加青海湖國際詩歌節的詩人簽名。我在上面居然找到了好幾位久違的詩友名字,心中油然起敬。那么多年過去了,我早已消失在人海里,他們居然還在堅守自己的夢想。感謝青海湖,讓我這個不甘茍且偷生的凡夫俗子在遠方又看見了詩歌的光芒。

在青海湖畔談詩,自然不得不提那位浪漫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據說,300年前的一個秋冬季節,倉央嘉措在被押送入京途中路過青海湖感受到了佛法召喚,在湖邊圓寂去了西方極樂世界。逝人已去,只留下那些凄美感傷的詩句流傳至今。

“那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

不為修來世,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人海茫茫,能否相見全憑奇緣;蕓蕓眾生,一旦錯過便是永遠。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若有侵權望恕不恭。聯系QQ:467830483即刪。)

令我們納悶的是青海湖二郎劍景區還在30公里以外呢。這會不會以后也學新疆的成功經驗,必須坐景區提供的區間車才能進入景區?我的腦海里突然蹦出這個邪惡的念頭。這個自駕游服務區除了提供收費廁所以外沒有其它服務,根本就沒有什么停車場,所以停車只能靠見縫插針占位。

七月驕陽下的油菜花從公路向兩邊延伸,左邊直抵南山腳下,右邊則融化在青海湖邊。依仗著青海湖背景,這些水天之間的油菜花只能用浩瀚來形容。十幾公里綿延不絕,猶如金黃的花毯。有些尚未盡情綻放,則像綠色海洋里的繁星點點。

青海湖古代稱為“西海”,又稱“鮮水”或“鮮海”。藏語叫“措溫布”,意思為“青色的海”。蒙古語稱它為“庫庫諾爾”,即“藍色的海洋”。由于青海湖一帶早先屬于卑禾族的牧地,所以又叫“卑禾羌海”,漢代也有人稱它為“仙海”。從北魏起才更名為“青海”。

青海湖的形成和變遷,是大自然的杰作。早在兩億三千萬年以前,青藏高原是一片浩瀚無際的古海洋。始于1億年前的喜馬拉雅造山運動使得這片古海洋逐漸隆起,一躍形成了世界屋脊。海水被逼走時,有的被四周的高山環繞起來,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湖泊。青海湖就是被山脈堵塞而形成的一個巨大湖泊。

青海湖形成初期原是一個大淡水湖泊,與黃河水系相通,那時氣候溫和多雨,湖水通過東南部的倒淌河泄入黃河,和俺老家的太湖一樣是一個外流湖。200多萬年前,湖東部的日月山、野牛山迅速上升隆起,使原來注入黃河的倒淌河被堵塞,迫使它由東向西流入青海湖。由于外泄通道堵塞,青海湖遂演變成了閉塞湖。加上氣候變干,青海湖也由淡水湖逐漸變成咸水湖。

由于青海湖位于西北氣候干燥地區,湖水蒸發量大于湖水注入量,因此湖水不斷下降,湖面逐漸縮小,與初期的湖區相比,湖面縮小了三分之一,水位降低了80-100m。盡管如此,青海湖目前仍以4583平方公里的面積雄踞我國內陸湖泊榜首,也是我國最大的咸水湖、內流湖。

雖然是盛夏酷暑,我們在湖邊還是感受的陣陣涼意。畢竟是在海拔3000多米的青藏高原,據說青海湖中的海心山盛夏時節平均氣溫僅15度!所以全國各地的游客都趕來這兒避暑。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青海湖的旅游自然是“靠湖吃湖”的經營模式。據說,目前已被列入旅游局名冊的就有:青海湖、鳥島、海心山、沙島、三塊石、二郎劍、日月山、倒淌河、小北湖、布哈河、沙流河、五世達賴泉、月牙湖、夏格日山、三角城遺址、伏俟城遺址、舍布齊巖畫、祭海臺、沙陀寺、佛海寺、剛察大寺、金銀灘(原子城)、臥佛山等。

“靠湖吃湖”也直接影響到牧民的生活。自從看見青海湖,就出現不少牧民牽著牦牛和駝羊在國道兩側招攬游客。使得原本并不寬闊的國道被各種自駕車輛任意占用,僅剩下狹窄的空間供前往景區的車輛來往。還有一些牧民索性就在國道邊保護草原的圍欄開門設卡,你只要繳點錢便可突破圍欄進入牧道駛向青海湖湖畔。

看野景自然圖個省錢,但你還是會錯失最佳的風景。在眼花繚亂的各種景點中,真正納入國家AAAAA青海湖景區的也就“兩島一灣一劍”:二郎劍、鳥島、沙島、仙女灣等四大景區。我們來青海湖之前,景區就以“進一步推進生態保護建設,維護青海湖周邊生態系統”之名,關閉了鳥島和沙島。所以我們只能去暫時還開放的二郎劍景區朝圣打卡。

我們游覽的二郎劍景區因其形如一把鋒利的寶劍插入青海湖,故稱“二郎劍”。半個多世紀前,這里建立了中國第一個魚雷發射試驗基地。因基地位于青藏公路151公里處,又被稱為151基地。后來隨著青海湖水位下降,不能滿足魚雷潛水深度的要求,151基地才有往日神秘的軍事禁區轉變AAAAA旅游景點。

在二郎劍半島碼頭向湖中望去,我們依然能看到魚雷發射試驗基地殘留的建筑,在浩瀚的湖面上顯得格外孤獨。據說,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前,中國的魚雷都是在這里完成試驗,然后投產,武裝海軍艦隊。現在湖中的建筑內仍保留一部分原有的生產車間、實驗區和魚雷、電臺等實物供游人參觀。

湖邊新建的臥佛、瑪尼堆、經幡、經輪,也成了向游客啟蒙藏傳佛教的好去處。不過更多的游客對樹立在一邊石碑介紹的文字視而不見,只是拿著手機吆五喝六地招呼同伴拍照留影。

陸海空立體開發旅游資源是二郎劍景區經營之道。你想空中俯瞰青海湖,這里有熱氣球滿足你的好奇;你想進入湖面探秘,碼頭便有各種價格不等的游船等候你上船。即使你只想在地面順便逛逛,同樣有沙灘摩托、騎馬競逐項目歡迎光顧。

沿湖修建了木制棧道為游客觀湖提供了便利。蔚藍浩瀚的青海湖微波蕩漾,湖面上雁鷗在自由翱翔。我們在棧道東側的湖畔水面上看到西王母的雕像,當地的導游對游客宣講:傳說青海湖便是西王母的瑤池,這尊西王母雕塑便是在述說這個故事。巧了!半個月前,我們在新疆天山天池瀏覽時被告知那里就也是西王母的開蟠桃會的瑤池。難不成王母娘娘見湖就開蟠桃會?

青海湖位于東亞、中亞兩條國際水鳥遷徙通道的交匯點,是國際重要濕地和全球水鳥重要的繁殖地。每年在青海湖繁殖的斑頭雁、棕頭鷗、漁鷗、普通鸕鶿,繁殖種群達到全球繁殖種群的30%。因為去不了鳥島,我們只能在湖邊觀賞在湖畔水面游弋的各種鳥類。其中似曾相識的棕頭鷗、斑頭雁等,冬天來臨前有些都會選擇飛往廣東的一些濕地過冬。

青海湖湖濱地勢開闊平坦,水源充足,氣候比較溫和,是水草豐美的天然牧場。夏季的大草原,綠茵如毯;金黃色的油菜花兒,迎風飄香。遠眺合圍環抱的遠山蒼翠,近看波光瀲滟的湖面澄碧,猶如置身于詩情畫意中。我們就是在這樣的情景中走進了游人稀少的詩歌廣場。

詩歌廣場是2012年為宣傳青海湖國際詩歌節而建的。廣場聳立著24座世界上最著名史詩雕塑作品,這些雕塑作品出自我國多名雕塑藝術名家之手,全部由青銅鑄成,屹立在不規則的、用中英文鐫刻著史詩節選的天然花崗巖基座之上,表現出無形的威力和典雅之美。

廣場正中建有總長40米,主寬3.16米,主高為4米的藏文化形式的詩歌墻,上面有每次來參加青海湖國際詩歌節的詩人簽名。我在上面居然找到了好幾位久違的詩友名字,心中油然起敬。那么多年過去了,我早已消失在人海里,他們居然還在堅守自己的夢想。感謝青海湖,讓我這個不甘茍且偷生的凡夫俗子在遠方又看見了詩歌的光芒。

在青海湖畔談詩,自然不得不提那位浪漫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據說,300年前的一個秋冬季節,倉央嘉措在被押送入京途中路過青海湖感受到了佛法召喚,在湖邊圓寂去了西方極樂世界。逝人已去,只留下那些凄美感傷的詩句流傳至今。

“那一世,

轉山轉水轉佛塔,

不為修來世,

只為途中與你相見……”

人海茫茫,能否相見全憑奇緣;蕓蕓眾生,一旦錯過便是永遠。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若有侵權望恕不恭。聯系QQ:467830483即刪。)

作者簡介:王界明,首席記者。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曾就職于上海新民晚報,特區開放時應聘于珠海特區報工作迄今。出版的著名書籍有:【浪漫之城中國·珠海】、【鄧小平與騰飛的珠海】, 和主筆編寫的【南海春潮系列】,以及大量有關深圳、珠海和廣東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報道。作為一名資深記者,王界明的報道經常會發掘一些無人知曉的事物,讀來令人興趣盎然……. 本網將轉載他如考古般的,簡潔但具有涵義的圖片報道。

編者按:人生故事,娓娓道來。讀者分享心路旅程。【美國華文網】和【圣地亞哥華文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登華人思鄉愛鄉、嘔心奮斗或旅途觀感等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配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