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張掖,精彩不僅是丹霞地貌(第四季繽紛歸途6)

盡管酒泉就在嘉峪關以東20公里處,那里有著名的航天城、漢長城遺址,我們還是從酒泉城外疾馳而過,直奔歷史文化名城張掖而去。

張掖原為匈奴昆邪王地。公元前121年,驃騎將軍霍去病奉漢武帝之命進軍河西走廊征戰匈奴,渾邪、休屠二王率眾歸漢。大漢帝國取“張國臂掖,以通西域”之意,于公元前111年置張掖郡,統轄永昌以西、高臺以東河西走廊中部地區。河西走廊由此從游牧時代向農耕時代轉化。

當年漢武帝決心在張掖置郡,相信是想搞活這里的經濟,而歷史的發展也天遂人愿。因為絲綢之路的開通,整個祁連山包括河西走廊這一帶,歷史上很長時間都是一個多國貿易中心。當時來自羅馬、埃及、波斯、天竺等很多國家的新鮮玩意兒都是往來這里的商人們首先享用,然后才隨著駝隊逐漸延伸到中原地區的。

張掖在輝煌的絲綢之路上絕對是一個充滿傳奇的地方,他的美麗也絕對不只是丹霞地貌冒出的那一點兒色彩。悠久的歷史,燦爛的文化,秀麗的山川,淳樸的民風,構成了“金張掖”的獨特風景線。 遍布張掖的文物古跡,其中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有大佛寺、黑水國,馬蹄寺、文殊山、圓通塔等;張掖的自然景觀得天獨厚,色彩斑斕的丹霞地貌、碧草連天的山丹馬場、風光旖旎的扁都口峽谷等,無不令人心動。

張掖丹霞地貌景觀區是國家級地質公園,地處祁連山北麓,海拔高度2000一3800米,面積約510多平方公里。景觀區主要包括冰溝景區和彩色丘陵景區兩大景觀區。張掖丹霞地貌是我國干旱地區最典型的丹霞地貌,集廣東丹霞山的懸崖峭壁、峰林石柱的奇、險、美于一體,還兼有新疆五彩城 的色彩斑斕、絢麗多姿。其氣勢之磅礴、面積之廣闊、造型之奇特、色彩之繽紛,觀賞性之強,舉世罕見,全國一流,實屬大自然之鬼斧神工 。

位于市區西南隅的大佛寺是西北內陸久負盛名的佛教寺院,素稱“塞上名剎,佛國勝境”。因寺內有中國最大的室內臥佛涅盤像而得名,是絲綢之路上的一處重要名勝古跡群。在歷史上大佛寺又是與西夏、元朝王室有密切關系的古剎之一。據記載:篤信佛教的西夏太后常到大佛寺居住。元世祖忽必烈和元順帝妥歡貼睦爾均出生于大佛寺。大佛寺周圍還有隋代的萬壽木塔、明代的彌陀千佛塔、鐘鼓樓以及名揚西北的清代山西會館。

位于甘肅肅南裕固族自治縣境內的馬蹄寺始建于北涼,因傳說中的天馬在此飲水落有馬蹄印而得名。傳說中的馬蹄印跡現存于普光寺馬蹄殿內,成為鎮寺之寶。 馬蹄寺在北涼時期,最早為漢傳佛教寺院,后來逐漸成為藏傳佛教寺院,屬于藏傳佛教格魯派青海東科爾寺的屬寺。寺院自建寺以來,香火就極為鼎盛,最盛時的僧眾可達1000余人。

鎮遠樓俗稱鼓樓,位于張掖市中心,東西南北四條大街交匯于此,是河西走廊現存最大的鼓樓。始建于明正德二年,為三層木構塔形,飛檐翹角,雕梁畫棟,結構精巧,造型雄偉壯觀。基座有“十”字洞通向東西南北與四條大街銜接。樓上四面懸有匾額:東為“金城春雨”,西為“玉關曉月”,南為“祁連晴雪”,北為“居延古牧”。

一早用完早餐,我們就退房離開酒店張掖。按計劃下一程是南下沿227國道翻越祁連山。在大西北自駕的驢友很少單獨拿227國道說事兒,但到了西北大多又不會錯過。昨晚在張掖偶遇剛從西寧過來的自駕驢友,說起227國道便贊不絕口。說它幾乎承包了大西北一半的美景!

227國道起點為西寧,經大通、青石嘴、俄堡、扁都口和 民樂 至 張掖 ,全長341公里,其間跨大 通河 和 八寶 河,翻越大坂山、景陽嶺和俄博嶺,橫穿祁連山脈,最后在 張掖 與312國道相連。有人將227國道與214國道、318國道并稱為傳說中三大最美國道。

從終點張掖出發,我們順著227國道一路南下。國道兩邊不斷出現賣芒果的小攤,莫非這兒也盛產芒果?

下車一問,原來都是從外面運來的。當地盛產的水果是蘋果梨,據說還是全國最好的。我們來得不是時候,未能親口嘗嘗梨的滋味。

在227國道行走,你會質疑自己是否在大西北?路邊高大挺拔的楊樹綠蔭成行,兩邊的田野交替出現的是麥田、花海,隨后油菜花一點、一片撲面而來。河西走廊在民樂最能呈現出農耕文明的悠久歷史,這里是甘肅著名的糧倉。橫貫東西的祁連山,既是甘肅、青海兩省的界山,又是蘊涵甘肅河西絲路谷地濕潤氣候的天然屏障。每年七八月,沿國道227線一帶,百萬畝油菜花開放,一望無垠,呈現出一幅金輝飄香的詩意畫卷。

出城大概1個多小時,大地基本上成了金燦燦的一片。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從公路邊一直鋪到天際,再往前走便是著名的扁都口峽谷。扁都口海拔3500多米,南通祁連縣峨堡鎮,北達甘肅民樂炒面莊,地勢險要,山勢峻峨,自古以來便是兵家必爭之地,也是商族通行的重要通道之一。

扁都口自漢唐以來,一直是西部羌、匈奴、突厥、回紇、吐谷渾、吐蕃等民族交往與出入甘青之間的重要通道,如今更是被開發成風光旅游景點。正當旅游旺季,來自甘肅與青海的自駕車幾乎把227國道變成一個停車場。

我們在車流中左躲右避,漸漸走進扁都口峽谷。峽谷長28公里,寬約10余米,險隘深邃。峽谷兩側奇峰聳立,峭壁突兀,怪石森然,疊嶂無窮。我們的車時而盤旋百折沖上峰頂,時而俯沖萬轉撲入峽谷。一個又一個的反向急彎叫人驚悸不寧。待峰回路轉,心中釋然。

我們的車沿著峽谷越爬越高,是與河西走廊道別的時候了。回望扁都口,上萬畝油菜花正在競相開放,黃色的油菜花海與草原綠野相連,猶如一塊天然的地毯在藍天白云的映襯下令人流連忘返。再見,扁都口!再見,張掖!再見,河西走廊!

(部分圖片來自網絡,若涉侵權望恕不恭。請聯系QQ367830483,即刪。)

作者簡介:王界明,首席記者。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曾就職于上海新民晚報,特區開放時應聘于珠海特區報工作迄今。出版的著名書籍有:【浪漫之城中國·珠海】、【鄧小平與騰飛的珠海】, 和主筆編寫的【南海春潮系列】,以及大量有關深圳、珠海和廣東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報道。作為一名資深記者,王界明的報道經常會發掘一些無人知曉的事物,讀來令人興趣盎然……. 本網將轉載他如考古般的,簡潔但具有涵義的圖片報道。

編者按:人生故事,娓娓道來。讀者分享心路旅程。【美國華文網】和【圣地亞哥華文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登華人思鄉愛鄉、嘔心奮斗或旅途觀感等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配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