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安西,那些被狂風吹散的歷史碎片(第四季繽紛歸途1)

出了星星峽,就意味著平凡之旅第四季多彩歸途就開始了。與其長途奔襲回到珠海,那還不如邊走邊看為平凡之旅增添新的色彩。

 

離開星星峽才十來分鐘,我們看見公路右邊的山上有一座雕塑。雕塑基本上河山體渾然一體,下面刻著“西路軍魂”四個紅色大字。西路軍是紅軍長征歷史上命運最悲催的那支部隊,那些往事令人不堪回首。

 

80多年前,紅軍長征勝利結束后,根據中央和軍委的命令,由中國工農紅軍紅一、四方面軍主力組成的兩萬余人的西路軍,根據中央和軍委的指示西渡黃河作戰。在河西走廊,這支穿著草鞋單衣、武器裝備簡陋的部隊遭到二三十萬敵軍的飛機、重炮、騎兵圍追堵截。在沒有救兵、沒有供給,彈盡糧絕的情況下,西路軍堅持半年多后幾乎全軍覆沒,僅有400多人潰至星星峽。

 

孤軍奮戰、彈盡糧絕、視死如歸,這些詞語如今已成了西路軍的標配。然而這一切都是在歷史塵封了半個世紀后遲到的公正。因為中央戰略指導錯誤釀成全軍覆沒的屈辱歷史、因為長期被當作黨內路線斗爭的犧牲品,西路軍幸存者大多命運坎坷,受到極不公正的對待。有些幸存者還在備受摧殘后死于非命。

 

我們沿著連霍高速繼續前行。公路兩邊是大片大片的荒無人煙的戈壁,這就是著名的八百里莫賀延磧。莫賀延磧古稱沙河,上無飛鳥、下無走獸和水草,就是一片沒有生命的荒涼世界。從某種意義上說,當年玄奘是經歷了莫賀延磧的洗禮后脫胎換骨,從心理上完成了對于一切艱難困苦毫不畏懼、視若芥蒂的升華。這對于他最終成功翻越高高的蔥嶺抵達古印度釋迦的菩提樹,起到了關鍵的歷練。

看著蒼涼異常的風蝕戈壁地貌,我們想象著古往今來多少人是憑著什么樣的意志在莫賀延磧中前行穿越的。玄奘、林則徐,還有那400多名九死一生到達星星峽的西路軍。在這個信仰缺失的年代,又有多少人會對他們懷有敬畏之心呢。

 

汽車的里程表尚未走過百公里,我們到達了柳園收費站。這也是我們進入甘肅境內交的第一筆過路費。60年前,蘭新鐵路建到柳園,于是荒涼的莫賀延磧中便有了這座戈壁新鎮。如今柳園已成為甘肅、新疆、青海、西藏四地的交通樞紐,被譽為西北“旱碼頭”。據說,這個“旱碼頭”是全國僅有的沒有農業人口的副縣級行政區域。

 

本來從柳園下高速轉215國道去敦煌是條捷徑,但這條戈壁公路沿線是各種礦區,重型運輸車比較多。考慮安全原因,我們最終還是寧可多繞100來公里繼續在高速上行駛。車輛驅馳在原野上,兩側荒漠延伸至天際,望之飄渺無蹤。植被也由最初叢生的紅柳,漸次趨于寸草不生。由于地質作用形成的風蝕黃土臺地地貌,一覽無遺。這一片叫做“甘肅安西極旱荒漠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安西是瓜州的舊稱,大清平定西域后在古瓜州地域上重新設置安西衛,取義“安定西域”。民國初才有了安西縣。當地人告訴我們,安西諧音安息,外面的人都不太樂意來工作,所以就有了2006年8月改稱瓜州。所以現在的瓜州縣城始于康熙年間,與古瓜州府并不是一個的地方。

 

安西極旱荒漠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分南北二片。北片就是甘肅境內的莫賀延磧,我們這次基本沿著它向南穿越。保護區浩瀚無垠,總面積 80 萬公頃,在全國大型自然保護區名列前十,屬典型的大陸性氣候。保護區南片年平均降水量為58.2mm~75.3mm,年平均蒸發量2758.5mm,接近降水量的50倍。北片保護區年平均降水量40mm~70mm,年蒸發量3100mm- 3500mm,為降水量的80-50倍!看來極旱也不是浪得虛名的。

 

比極旱更出名的是安西的“風”。據說西域有“三絕”:吐魯番的“熱”、巴里坤的“涼”,安西的“風”。據安西縣志記載,安西縣極少無風日,風是自然保護區有特色的氣候現象。當地人說這里是“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安西每年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刮七級以上的大風,最大風力可達十二級,刮九級以上的大風時,飛沙走石,拔樹毀屋。所以,當地婦女出門必備的是遮臉擋沙的頭巾,而大老爺們則基本風鏡出街。不然外出歸來基本上都會弄個灰頭土臉。

 

安西南有祁連山,北有馬鬃山,走廊東窄西寬,在縣境西端形成一個喇叭狀的大豁口,境內少得可憐的綠洲又被面積大其11倍的戈壁、沙漠和禿山所包圍,西伯利亞冷空氣經喇叭口西流,進入低海拔、低氣壓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特殊的地形與大氣環流造成了安西常年大風不斷,成為與北美風庫、北歐風庫、極地風庫齊名的“世界風庫”。

 

瓜州的歷史,其實就是一部人類與風沙搏斗的歷史,從某種意義上,這可以說是“天命勝人志”還是“人志勝天命”的悲壯抗爭,決死搏殺。北周時期,瓜州和敦煌之間存在了600多年的廣至縣被風沙吞噬;唐朝,人們想在原廣至縣廢棄的土地以東繼續開發,最后連人帶莊稼一起被大風吹走。千百年來,在這片土地上被風沙淹沒的豈止一個廣至縣!從唐代至今的1200年間,這里共有37座城池被風沙埋壓,變成了廢墟。

 

真的很難想象,在安西這片極旱荒漠曠野中人類繁衍生息的歷史竟然可以上推數千年。早在四千年前,這里就有先民繁衍生息。自古以來就是東進西出的交通樞紐,古絲綢之路的商賈重鎮。這里有與敦煌莫高窟齊名的榆林窟,還有中國至今保存最完整的古城遺址鎖陽城,此外還有保存比較完整的漢唐水利渠灌網絡系統。看著絲綢古道、古城堡、古長城關隘、烽燧、古澤泊遺址、兔葫蘆新石器遺址、東千佛洞西夏壁畫、青石峽巖畫、黑水河漢唐古墓葬等眾多古跡,安西往日的繁華盛景仿佛在我們眼前重現。然而我們只能匆匆路過,馬不停蹄地趕往敦煌。

 

鎖陽城又名苦峪城,位于瓜州縣城東南 70多公里的戈壁灘上。始建于漢,興于唐,后歷經戰亂,明王室閉關后遭廢棄。是我國目前保存最為完好的漢唐古城之一,是集古城址、古河道、古寺院、古墓葬、古墾區等多種文化為一體的古文化遺存地。鎖陽城遺址與我們在新疆境內見過的北庭故城、交河故城、高昌故城一樣,也是世界遺產“絲綢之路:長安一天山廊道的路網”大家族中的成員。

 

榆林窟又名萬佛峽,位于瓜州縣城南70多公里的山谷中,為中國六大石窟之一。歷經北魏-清(公元386-1850年)。榆林窟東南與千佛洞相望;北與漢冥安縣城、鎖陽城、旱峽石窟、堿泉子石窟相通;西北與漢廣至縣城、唐舍利塔相接,形成三足鼎立之名勝區。 1961年3月4日國務院公布為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

 

東千佛洞位于瓜州縣橋子鄉東南 28公里的長子山北麓干河谷,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當地人為區別于敦煌西千佛洞地理位置,故歷代慣稱“東千佛洞”。是西夏和西夏以后開鑿的佛教石窟寺,洞窟開鑿于河床東西兩側的山壁上,現存洞窟23窟,而留有壁畫塑像的僅有9窟。其文化源流與莫高窟、榆林窟一脈相承。猶以內容豐富、技藝精湛的西夏窟見長,其密宗佛教壁畫可彌補莫高窟、榆林窟之不足,是研究西夏民族文化和民族建筑的珍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