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圣地亞哥華人過年的故事(圖)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對于定居海外的華僑華人來說,無論身在何處,春節游子歸家過年是他們心中最熱切的期盼。跨過千山萬水,只為那父老鄉親的親情…….在這里,小編要轉發美國【僑報】日前編發的該報記者采訪旅居美國圣地亞哥的華人于靜江女士回國過年的故事…….請看圖中原文:

靜江目前在美國圣地亞哥居住,任華人文化藝術界聯盟主席,致力于中美文化藝術交流。關于靜江的故事,一位她的老戰友高兵介紹如下:

“于靜江是我當兵時的戰友。雖然只年長俺一歲,入伍卻早俺四年!

她是電影演員于洋的女兒。但是,對于戰友們而言,她更象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軍中姐妹。我們曾經在高炮67師宣傳隊里共同戰斗了五年,直到她調往八一電影制片廠。最后一次見她距今也十幾年了——是她從美國回國探親,專程去看望天津的戰友,特邀我這個濟南農民前去津門聚會的。??? 近年來定居美國的于靜江,一直致力于中美文化交流。先后把大型歌會《同一首歌》和話劇《茶館》等許多中華藝術珍品引進到大洋彼岸,更是時常為祖國組織各類義演募捐奉獻愛心,成為海外赤子中的皎皎者和中美文化交流的紅娘。??? 2006年底我開博后,她是外地戰友里最早給予關注與支持的人。最初她一直是在潛水——我至今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發現我那剛剛開啟的博客的?作為宣傳隊的元老,在我寫作《戰友啊戰友》和《我們的宣傳隊》以及《回首軍旅》幾個系列回憶文章時,她總是悄悄地提供信息和給予指正。她還告訴許多外地戰友來我的博客小家里瀏覽,共同回憶我們難忘的部隊生活.?她的父親于洋和母親楊靜都是北京電影制片廠的演員,她也是名人之后了。不過,小于卻是一個很隨和的人,用現在的話說:人緣好、人脈廣。她先后任班長、分隊長和副隊長,直到調入八一電影制片廠。

小于雖然當兵早,年齡僅比我們大一歲,我們卻把她當作大姐,沒有什么拘束。她喜歡開玩笑,經常模仿我們濟南兵的“么,么”?一下子就拉近了和大家的距離。

當兵第一年,我們自己伴奏的她和郭麗君的雙人舞《海燕》,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特別是有一次她帶病演出,最后一個亮相在電線桿上,大幕合上后,她體力不支從桿子上一頭栽下來,讓我們十分感動。

從我們75年兵進隊,她就很少上臺了,主要做管理工作,側重外聯。我們隊每年的進京學習,都是她在組織。我們隊演出水平比較高,與向中央級文藝團體學習分不開,其中小于的功不可沒。她還借助于洋的關系,請電影演員魯飛來秦皇島排過我寫的小話劇《夜探敵后》。

在排演《霓虹燈下的哨兵》時,大部分服裝都是她從北影廠借的。她還在劇中成功塑造了女特務曲曼麗的形象。

我們到北京時,經常去她家玩,她的奶奶是個很慈祥的老人,父母也沒有一點架子。我記得第一次吃王八湯就是在他們家。

她的弟弟曉陽是個極聰明的小才子,長相英俊,繼承了父母的優點。他曾經兩次來秦皇島,第一次趕上唐山大地震,和我們一起住帳篷;78年底來隊跟我們去昌黎炮五師演出時,我和徐玉平帶他爬竭石山,登上娘娘頂。可惜,前幾年曉陽死于哮喘突發,真是天妒英才啊!

小于現在是美籍華人,是美國星橋藝術中心總裁,致力于中美文化交流,把《茶館》《同一首歌》等帶進美國。去年他以美洲隊領隊身份帶隊參加CCTV青年歌手電視大獎賽,新招迭出。

她和先生倪星偉有一個美麗的女兒,那年在天津聚會時見過。此后,就只是在網上關注老大姐的消息。聽說她在前年秦皇島戰友聚會的最后一天趕到,不知何時能來齊魯大地一行。

去年小于因為工作差一點來山東,后來倒是她的女兒暑假時隨華人子女旅行團來齊魯大地做了尋根游。今年春節時我們彼此問候之余的共同期盼,就是在不遠的將來戰友們可以再次聚會。希望這一天不要太久!??? 這里,把我以前博文里對于于靜江的印象(下面的《女兵女兵》一文,和部分戰友博客里有關小于的幾篇文章連接在下面(包括報道她女兒回山東尋根的部分游記文章),包括她自己寫的一篇博文《一生都要感激的人》,還有反映于靜江在汶川地震后善舉的一篇專題文章也轉載于后,以讓更多的戰友和朋友對她加深了解。??? 于靜江——我們宣傳隊的驕傲,也是我們高炮67師的驕傲,更是祖國的驕傲。”

圖為于靜江和她的弟弟,英年早逝的電影導演于曉陽的合影

(美國華文網 圣地亞哥華文網 華文風采編發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