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高昌故城,三生三世亦難躲萬劫不復(第三季云游新疆36)

離開吐峪溝,我們在上連霍高速的路上經過了高昌故城。這座古城與另一座新疆消失了的古城樓蘭齊名。因為曾經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門戶,這座古城才舉世聞名。四年前,高昌故城作為中國、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國聯合申遺的“絲綢之路:長安-天山廊道的路網”中的一處遺址點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西漢宣帝時,為了強化西域邊疆地區的治安,抽調大量已無仗可打的官兵組建生產建設兵團,前往西部的車師國故地戍邊屯田。為了穩定軍心,朝廷特許戍邊官兵攜帶家屬同往。到了西漢元帝時代,生產建設兵團的拓荒者們,在那片荒漠之地建設起了美麗家園,除了居住功能,其本身是守疆衛國的重要軍事堡壘,因其“地勢高敞,人庶昌盛”,人稱高昌壁。后歷經高昌王國、高昌郡、西州、回鶻高昌、火洲等長達1300余年之變遷,于公元14世紀毀于戰火。

 

高昌故城約200萬平方米,是目前西域留存最大的故城遺址,要將這一大片廢墟與曾經繁華一時的都城聯想到一起,那是需要打開腦洞引入非凡的想象力。

 

一路黃土漫漫,故道兩側的土墻、民居斷壁殘垣林立,在破敗多年后又遭受風蝕而呈現出千奇百怪的形狀,怪誕荒涼如同雅丹地貌中的魔鬼城。沿途古城的建筑物雖然已經不成原形,但模樣依稀可辨,烽火臺、可汗堡、城墻,都是以夯土的方法造成的,吐魯番盆地干旱少雨的氣候使得這些斷壁殘垣,在歷經千年之后仍然保持現在模樣。

 

本來高昌作為一級政府組織,一直受中華天朝節制。直到南北朝期間,內地戰亂頻發,中原當局無暇西顧時,一個叫柔然的西域強國趁機攻陷高昌,打跑了中原的守衛部隊,擁立一個名為闞伯周的為王,高昌由此建國。并漸漸發展為吐魯番盆地甚至西域地區的一個重要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當時的高昌是連接中原、中亞、歐洲的樞紐,波斯等地的商人帶著苜蓿、葡萄、香料、胡椒、寶石和駿馬來到高昌城,又從這里帶走中原的絲綢、瓷器、茶葉和造紙、火藥、印刷術。從高昌古城的布局可以看出,這里曾經是一個規模宏大的貿易集散地。整個古城遺址呈不規則的正方形,與我國中原地區歷代王朝都城的布局十分相似。

 

盡管是一片荒涼的遺址,但依然能看出古城的大概模樣。城郭高聳,街衙縱橫,護城河道的殘跡猶存,城垣保存基本完好,分內城、外城、宮城三重。外城大體呈正方形,墻厚12米,高11.5米,周長5.4公里。為夯土板筑,部分地段用土坯修補,外圍有凸出的馬面。每面大體有兩座城門,而以西面以北的城門保存最好,有曲折的甕城。據歷史記載,在高昌國的繁盛時期,這些城墻上曾經有過十二重巨大的鋼鐵大門,比如“玄德門”、“金福門”、“建陽門”、“武城門”等等。由此可見,雄霸一方、稱王稱帝也是非常爽的一件事兒。

 

筑城以固若金湯為標準,那么集會就該有萬博會陣勢。據說富得流油的高昌國王麴伯雅還史無前例的舉辦了一個集會,來自世界各地的商人都云集于此。他們穿著華美的衣服,拿著成袋的各國金幣,說著不同的語言,穿梭在令人目不暇接的商品中。勝似如今的廣交會。一個個的商隊正從遠方趕來,就連一向高傲的隋煬帝也慕名而來。高昌國的經濟發展成就讓皇上十分滿意,幾年之后就把自己的女兒也嫁給了高昌國王。

 

沿著遺址尋覓,城中有著保存較為完好的房屋,這些房屋鱗次櫛比的排在街道的兩邊,顯示著當年貿易的繁盛。這些屋子有作坊、有市場、有廟宇等等,據說光僧侶就有3千人之多。本來麴氏高昌王國十任國王都是漢人,又有中華天朝罩著,日子過得越來越紅火。偏偏在最鼎盛、最輝煌的時期出了個不作死、不會死的國君——麴文泰。

 

這位麴先生自恃國家富強,對唐朝中央政府的管轄十分不滿,經常做一些反抗的舉動。比如勾結西突厥在素有大唐經濟命脈之稱的絲綢之路上設關立卡,阻斷西域商人與大唐之間的商品交流。更可恨的是,他們還搶劫過往商戶、拘禁唐朝使者,簡直一副流氓政客的嘴臉。

 

有一次,唐派使者到高昌,麴文泰不僅沒有好好的款待使者,還洋洋自得的說道:“鷹飛于天,縱伏于嵩,貓游于堂,鼠唯于穴,各得其所,豈不能自生邪?”他的意思是:憑你唐朝是怎樣的富國強兵,但是我只要守在這里不動,就可以憑借著自身的優勢御敵于千里之外。唐太宗聽到使者的回奏后,差點兒氣暈了,由于沒有找到借口收拾麴先生,便心字頭上放把刀先忍了。

后來,野心勃勃的麴先生打起侵占鄰國焉耆的主意。焉耆國可是大唐的保護國,唐太宗抓住機會高喊一聲“犯強漢者,雖遠必誅!”趕緊召集一班剛為大唐開疆拓土而征衣未解的鐵血將士,甚至連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的虛套都沒有,只一句話:“兄弟們,姓鞠的那小子太狂了,給哥滅了他。”立刻就派出了大將候君集去討伐高昌。

 

麴先生沒想到,唐軍在精通兵法的侯君集的率領下勢如破竹,順利穿過了大沙漠,擺出一副兵臨城下的架勢。得知唐軍圍城的消息后,麴先生當場嚇得吐血而亡。唐軍用了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攻陷了高昌都城,可憐的麴先生的兒子登基也不到一天便成了亡國之君。歷時140余年的高昌國從此煙飛灰滅,變成大唐皇朝的高昌郡。

 

公元9世紀,高昌故城又一次成為了回鶻高昌國的首府,并在歷代中華天朝的庇護下再次迎來繁榮昌盛。直到公元1275年,蒙古游牧貴族都哇帶著12萬騎兵發動了叛亂,向高昌城發動了大規模的戰爭。這場戰爭長達半年之久,最后因回鶻高昌王巴爾術阿而忒戰死而告終,回鶻高昌國也就滅亡了。從此,高昌古城就漸漸荒廢并被歷史所封存。

 

唐僧沒來過吐魯番,玄奘倒確實來過高昌城。從遺址的外城進到內城后,你能看到一座巨大的佛教大寺院遺址。這就是玄奘大師當年講經的地方。廊檐柱子早已不存,只剩下孤零零的大殿塔柱。麴文泰雖然蔑視大唐國威,但對大唐高僧玄奘法師卻頂禮膜拜。

 

玄奘法師西行印度求取真經途經高昌國,時任國王麴文泰聞知親率妻兒、大臣出城,排隊迎接玄奘,并熱情款待。為了讓玄奘留下來任本國佛學博士,麴先生提出“國中財富隨便挑,國中豪宅隨便選”的條件。一般人而言,這種事求之不得。但玄奘的目的地是印度,自然婉言謝絕。老麴最終被玄奘的向佛誠意所感動,不但親自送行,還送給玄奘4個徒弟、30匹馬和25名士兵,以及黃金一百兩,銀錢三萬,綾及絹等五百匹,足以支撐玄奘游歷20年。比這更重要的是,麴先生還寫了二十四封國書,一封給西突厥可汗,二十三封給沿路的其他國王,他們和高昌王一樣,都是可汗的同盟。 這就徹底消除玄奘西行的途中風險。

曾經燦爛輝煌的古絲綢之路在敦煌被庫姆塔格大沙漠分為南北兩路,而北路在高昌附近又被天山山脈分為南北兩路,南路經現在的庫爾勒、庫車、喀什通往西方;北路經伊寧、伊犁最后去到里海。在絲綢之路上,像高昌這樣的故城是一座接一座,交河、樓蘭、龜茲、于闐、疏勒……,最后一座座都成了廢墟遺址,仿佛在風中向我們訴說自己萬劫不復的故事。

 

玄奘法師西行印度求取真經途經高昌國,時任國王麴文泰聞知親率妻兒、大臣出城,排隊迎接玄奘,并熱情款待。為了讓玄奘留下來任本國佛學博士,麴先生提出“國中財富隨便挑,國中豪宅隨便選”的條件。一般人而言,這種事求之不得。但玄奘的目的地是印度,自然婉言謝絕。老麴最終被玄奘的向佛誠意所感動,不但親自送行,還送給玄奘4個徒弟、30匹馬和25名士兵,以及黃金一百兩,銀錢三萬,綾及絹等五百匹,足以支撐玄奘游歷20年。比這更重要的是,麴先生還寫了二十四封國書,一封給西突厥可汗,二十三封給沿路的其他國王,他們和高昌王一樣,都是可汗的同盟。 這就徹底消除玄奘西行的途中風險。

 

曾經燦爛輝煌的古絲綢之路在敦煌被庫姆塔格大沙漠分為南北兩路,而北路在高昌附近又被天山山脈分為南北兩路,南路經現在的庫爾勒、庫車、喀什通往西方;北路經伊寧、伊犁最后去到里海。在絲綢之路上,像高昌這樣的故城是一座接一座,交河、樓蘭、龜茲、于闐、疏勒……,最后一座座都成了廢墟遺址,仿佛在風中向我們訴說自己萬劫不復的故事。

作者簡介:王界明,首席記者。畢業于復旦大學中文系。曾就職于上海新民晚報,特區開放時應聘于珠海特區報工作迄今。出版的著名書籍有:【浪漫之城中國·珠海】、【鄧小平與騰飛的珠海】, 和主筆編寫的【南海春潮系列】,以及大量有關深圳、珠海和廣東沿海地區改革開放的報道。作為一名資深記者,王界明的報道經常會發掘一些無人知曉的事物,讀來令人興趣盎然……. 本網將轉載他如考古般的,簡潔但具有涵義的圖片報道。

編者按:人生故事,娓娓道來。讀者分享心路旅程。【美國華文網】和【圣地亞哥華文網】即日起將陸續刊登華人思鄉愛鄉、嘔心奮斗或旅途觀感等故事。歡迎大家踴躍投稿配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