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圍城” : 有人拼命擠 有人向往出(圖)

轉美國華裔教授專家網:美國的Z世代(Gen Z)的年輕人已經不再一門心思想著要上大學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們更想上個職業學校,將來想做藍領。

這就意味著,當大洋彼岸的我們還在為能去美國名校讀書擠破頭的時候,幾十萬美國年輕人卻爭著去“藍翔”學技術了。因為美國的年輕人們在夢想將來如何升職加薪登上人生巔峰之前,更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償還他們小小年紀就要承受的卡債。

畢竟,千禧一代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眼前。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據每日郵報報道,一項由NBC新聞和Genforward在2018年9月聯合進行的調查顯示,四分之三的美國千禧一代都背負著某種形式的債務。

該調查報告指出,這一債務數額巨大,卻仍在持續增加中。四分之一的受調查者負債3萬美元,11%的人有超過10萬美元的債務。

該報告還發現,僅22%的千禧一代處于無債狀態。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根據LendingTree分析公司對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900多萬美國人匿名信用數據進行的分析顯示:在全國范圍內,千禧一代的平均債務值為23064美元。(注:“千禧一代”(1982-2000出生),英文是Millennials,同義詞Y一代,是指出生于20世紀時未成年,在跨入21世紀(即2000年)以后達到成年年齡的一代人。)

LendingTree公司負責這項研究的高級研究分析師Kali McFadden稱,千禧一代是成年人中年輕的一代,他們在建立自己的事業、家庭和社區的同時,也背負著個人債務。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美國各地千禧一代負債情況,圖源:dailymail)

生活在德克薩斯州圣安東尼奧市的千禧一代債務負擔是這一代人中最高的,他們的非抵押債務的中位數達到了27122美元。

事實上,在千禧一代債務中值最高的10個城市中,有4個位于德克薩斯州。其中奧斯汀排名第三,債務中值為26164美元,休斯頓以25978美元位居第四,達拉斯(25939美元)第六。

匹茲堡的千禧一代債務第二高,平均為26403美元。佛羅里達州杰克遜維爾的千禧一代債務為25947美元,排在第五位。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華盛頓的千禧一代負債率排名第七,債務中位數為25810美元,其次是弗吉尼亞(25591美元)、俄克拉荷馬(25351美元)和俄亥俄州哥倫布(25129美元)。

觀察分析后其實不難發現,在美國一些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比如紐約、洛杉磯和邁阿密,這些地方的千禧一代負債率反而是最低的。

在很多債務負擔最重的地方,比如德州,債務的組成中汽車貸款就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在紐約,這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這得益于紐約充滿活力的公共交通系統。

Kali McFadden說,償還債務和獲得低利率對年輕人來說可能是一個挑戰,因為他們往往比年長的人掙得更少,信貸也更少。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而問題的關鍵不在于你為買車欠了多少債,也不在于你在卡上存了多少錢,還在于利率可能會高得多。買車的時候,他們不必接受第一個報價,也可以貨比三家,找到一個更好的價格再決定是否購買。
但這樣的方式卻不適用于學生貸款——
學生貸款是千禧一代最大的債務來源,占總信貸余額的40%。

費城學生債務最多,占平均債務負擔的49%。在圣何塞,學生貸款占千禧一代債務比例最小,約為24%。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汽車貸款是20多歲和30多歲年輕人的第二大債務負擔,占全國千禧一代債務的33%左右。

Kali McFadden指出,在債務余額問題上苦苦掙扎的千禧一代,會想方設法進行再融資、降低利率或整合長期零息信用卡的信用卡債務。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Z世代比千禧一代要年輕一些,指的是2000年左右出生的一代人。他們這兩年都紛紛完成了中學教育,面臨上大學或是讀商科的選擇。

但是他們已經從千禧一代人的的身上看到了教訓,決心重設人生。

有這樣一個段子,一個Z世代的少年滿懷憧憬地問她的母親:

“媽媽,你說我是去上大學呢,還是去讀個商科呢?”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她的母親會心一笑:

“傻孩子,你還是先想好將來貸款怎么還吧。”

因為千禧一代遇到的問題,不僅是美國大學太貴致使他們承受了這個年紀本不該承受的巨額貸款。更頭疼的是,這些巨額的支出并沒有讓他們在大學學到有用的東西。

特別是liberal arts 的教育,畢業生中很多都找不到工作——

同時,正如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在2017年指出的那樣,職業技術教育(CTE)的參與率幾十年來一直在下降,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缺乏資金和許多州實施了更嚴格的學術要求。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然而,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接受大學教育,美國國家教育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udies)發現,1990年至2009年間,美國高中生獲得的CTE學分減少了14%。

但就業機會依然存在。

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今年4月報道稱,美國社會上要求上四年制大學的壓力依然很大,很多這類行業的高薪工作目前都處于空缺狀態。皇后區理工學院(Queens Tech)校長梅麗莎伯格(Melissa Burg)堅稱,紐約市教育局(Department of Education)和一些精明的家長已經注意到了這種變化,越來越多的家長把學士學位視為新的高中文憑。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她解釋說:“我認為這些職位空缺是因為技術工人受到輕視,盡管這些技術工人掙的錢比我多。”“我不知道人們是否不想像過去那樣努力工作,或者他們是否看到自己的家人也在努力工作,或者那些家長們是否在說:不要做我曾經做過的工作。”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與此同時,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美國公立四年制大學的國內學費和平均學費每年以高于通脹率3%的速度增長。
專家表示,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便利設施競賽的結果,學校利用昂貴的設施項目來吸引申請者。這種成本加上需求增加和缺乏國家資金支持等因素,最后轉嫁到學生身上——這種情況導致畢業生平均負債近4萬美元。“當你這么年輕,生活在一個崇拜哈佛大學的世界里,很難想象‘這份工作并不怎么吸引人,但至少我能保住它’。”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經濟學教授貝爾菲爾德這樣說。

對很多美國年輕人來說,如果能成為家里第一個上大學的人,未來的前景無疑是誘人的。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此外,根據美國大學與雇主協會(NACE)的數據,2017年,大學畢業生的平均起薪為每年50516美元,即每周971美元。對于工程師來說,這個數字甚至更高——1271美元。

在很多地方,如果你是一名醫生,人們會欽佩你。但如果你是一名建筑工人,盡管你的工資可能和醫生一樣,但你的社會地位看起來就沒那么好了。

“我覺得每個人都期望你必須上大學才能賺更多的錢,這是一個謊言。因為上大學花費的錢比你從中得到的錢還多。”一名高中生這樣說到。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雖然現在美國就業率并不低,但都是服務業零工,年輕人的失業率還是高達9%。這促使Z世代孩子們拒絕走社會設定的人生,改以手藝安身立命。

有人不禁設想了2039年這樣一個場景:大學畢業的Ryder以煮咖啡為業(咖啡師), 償還著自己的學生貸款,在朋友家借鋪睡覺,還在抗議川普,剩下點錢都去做紋身了。

而上美國“藍翔”的 Frank 則早已出師多年,有了自己的水暖管子工生意,他已經娶妻生子,買了自己的房子。周末會帶孩子出去玩,偶爾去看望孩子的姥姥,過著幸福生活…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上大學是為了什么?

相信有很多年輕人都曾有過同樣的思考。

有人跟隨內心選擇,追逐夢想和遠方;也有人跟隨生活作出選擇,排除那些不必要的花費,減輕肩上的負擔。

但是,有個詞叫殊途同歸,通往幸福生活和理想人生的道路,從來都不只一條。

最后,愿你們去到的,都是你們想去的,愿你們看見的,都令你們欣喜。

美國的Z世代(Gen Z)的年輕人已經不再一門心思想著要上大學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們更想上個職業學校,將來想做藍領。

這就意味著,當大洋彼岸的我們還在為能去美國名校讀書擠破頭的時候,幾十萬美國年輕人卻爭著去“藍翔”學技術了。因為美國的年輕人們在夢想將來如何升職加薪登上人生巔峰之前,更需要考慮的是如何償還他們小小年紀就要承受的卡債。

畢竟,千禧一代活生生的例子就擺在眼前。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據每日郵報報道,一項由NBC新聞和Genforward在2018年9月聯合進行的調查顯示,四分之三的美國千禧一代都背負著某種形式的債務。

該調查報告指出,這一債務數額巨大,卻仍在持續增加中。四分之一的受調查者負債3萬美元,11%的人有超過10萬美元的債務。

該報告還發現,僅22%的千禧一代處于無債狀態。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根據LendingTree分析公司對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900多萬美國人匿名信用數據進行的分析顯示:在全國范圍內,千禧一代的平均債務值為23064美元。

(注:“千禧一代”(1982-2000出生),英文是Millennials,同義詞Y一代,是指出生于20世紀時未成年,在跨入21世紀(即2000年)以后達到成年年齡的一代人。)

LendingTree公司負責這項研究的高級研究分析師Kali McFadden稱,千禧一代是成年人中年輕的一代,他們在建立自己的事業、家庭和社區的同時,也背負著個人債務。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美國各地千禧一代負債情況,圖源:dailymail)

生活在德克薩斯州圣安東尼奧市的千禧一代債務負擔是這一代人中最高的,他們的非抵押債務的中位數達到了27122美元。

事實上,在千禧一代債務中值最高的10個城市中,有4個位于德克薩斯州。其中奧斯汀排名第三,債務中值為26164美元,休斯頓以25978美元位居第四,達拉斯(25939美元)第六。

匹茲堡的千禧一代債務第二高,平均為26403美元。佛羅里達州杰克遜維爾的千禧一代債務為25947美元,排在第五位。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華盛頓的千禧一代負債率排名第七,債務中位數為25810美元,其次是弗吉尼亞(25591美元)、俄克拉荷馬(25351美元)和俄亥俄州哥倫布(25129美元)。

觀察分析后其實不難發現,在美國一些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比如紐約、洛杉磯和邁阿密,這些地方的千禧一代負債率反而是最低的。

在很多債務負擔最重的地方,比如德州,債務的組成中汽車貸款就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在紐約,這幾乎是不可能出現的,這得益于紐約充滿活力的公共交通系統。

Kali McFadden說,償還債務和獲得低利率對年輕人來說可能是一個挑戰,因為他們往往比年長的人掙得更少,信貸也更少。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而問題的關鍵不在于你為買車欠了多少債,也不在于你在卡上存了多少錢,還在于利率可能會高得多。買車的時候,他們不必接受第一個報價,也可以貨比三家,找到一個更好的價格再決定是否購買。
但這樣的方式卻不適用于學生貸款——
學生貸款是千禧一代最大的債務來源,占總信貸余額的40%。

費城學生債務最多,占平均債務負擔的49%。在圣何塞,學生貸款占千禧一代債務比例最小,約為24%。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汽車貸款是20多歲和30多歲年輕人的第二大債務負擔,占全國千禧一代債務的33%左右。

Kali McFadden指出,在債務余額問題上苦苦掙扎的千禧一代,會想方設法進行再融資、降低利率或整合長期零息信用卡的信用卡債務。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Z世代比千禧一代要年輕一些,指的是2000年左右出生的一代人。他們這兩年都紛紛完成了中學教育,面臨上大學或是讀商科的選擇。

但是他們已經從千禧一代人的的身上看到了教訓,決心重設人生。

有這樣一個段子,一個Z世代的少年滿懷憧憬地問她的母親:

“媽媽,你說我是去上大學呢,還是去讀個商科呢?”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她的母親會心一笑:

“傻孩子,你還是先想好將來貸款怎么還吧。”

因為千禧一代遇到的問題,不僅是美國大學太貴致使他們承受了這個年紀本不該承受的巨額貸款。更頭疼的是,這些巨額的支出并沒有讓他們在大學學到有用的東西。

特別是liberal arts 的教育,畢業生中很多都找不到工作——

同時,正如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在2017年指出的那樣,職業技術教育(CTE)的參與率幾十年來一直在下降,這其中一部分原因是缺乏資金和許多州實施了更嚴格的學術要求。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然而,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接受大學教育,美國國家教育研究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Education Studies)發現,1990年至2009年間,美國高中生獲得的CTE學分減少了14%。

但就業機會依然存在。

美國國家公共電臺(NPR)今年4月報道稱,美國社會上要求上四年制大學的壓力依然很大,很多這類行業的高薪工作目前都處于空缺狀態。皇后區理工學院(Queens Tech)校長梅麗莎伯格(Melissa Burg)堅稱,紐約市教育局(Department of Education)和一些精明的家長已經注意到了這種變化,越來越多的家長把學士學位視為新的高中文憑。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她解釋說:“我認為這些職位空缺是因為技術工人受到輕視,盡管這些技術工人掙的錢比我多。”“我不知道人們是否不想像過去那樣努力工作,或者他們是否看到自己的家人也在努力工作,或者那些家長們是否在說:不要做我曾經做過的工作。”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與此同時,美國大學理事會(College Board)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美國公立四年制大學的國內學費和平均學費每年以高于通脹率3%的速度增長。
專家表示,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種便利設施競賽的結果,學校利用昂貴的設施項目來吸引申請者。這種成本加上需求增加和缺乏國家資金支持等因素,最后轉嫁到學生身上——這種情況導致畢業生平均負債近4萬美元。“當你這么年輕,生活在一個崇拜哈佛大學的世界里,很難想象‘這份工作并不怎么吸引人,但至少我能保住它’。”皇后學院(Queens College)經濟學教授貝爾菲爾德這樣說。

對很多美國年輕人來說,如果能成為家里第一個上大學的人,未來的前景無疑是誘人的。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此外,根據美國大學與雇主協會(NACE)的數據,2017年,大學畢業生的平均起薪為每年50516美元,即每周971美元。對于工程師來說,這個數字甚至更高——1271美元。

在很多地方,如果你是一名醫生,人們會欽佩你。但如果你是一名建筑工人,盡管你的工資可能和醫生一樣,但你的社會地位看起來就沒那么好了。

“我覺得每個人都期望你必須上大學才能賺更多的錢,這是一個謊言。因為上大學花費的錢比你從中得到的錢還多。”一名高中生這樣說到。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雖然現在美國就業率并不低,但都是服務業零工,年輕人的失業率還是高達9%。這促使Z世代孩子們拒絕走社會設定的人生,改以手藝安身立命。

有人不禁設想了2039年這樣一個場景:大學畢業的Ryder以煮咖啡為業(咖啡師), 償還著自己的學生貸款,在朋友家借鋪睡覺,還在抗議川普,剩下點錢都去做紋身了。

而上美國“藍翔”的 Frank 則早已出師多年,有了自己的水暖管子工生意,他已經娶妻生子,買了自己的房子。周末會帶孩子出去玩,偶爾去看望孩子的姥姥,過著幸福生活…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中國人擠破頭去美國名校讀書,數百萬美國人卻爭著去職校和技校

上大學是為了什么?

相信有很多年輕人都曾有過同樣的思考。

有人跟隨內心選擇,追逐夢想和遠方;也有人跟隨生活作出選擇,排除那些不必要的花費,減輕肩上的負擔。

但是,有個詞叫殊途同歸,通往幸福生活和理想人生的道路,從來都不只一條。

最后,愿你們去到的,都是你們想去的,愿你們看見的,都令你們欣喜。

【美國華裔教授專家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