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吐魯番,入疆后遭遇第一次郁悶(第三季云游新疆34)

必須要和江布拉克說再見了。因為我們的歸途還漫長,還要再一次翻越天山,還要再去看看火焰山,還要去一下葡萄溝,還有向往已久的庫姆塔格沙漠。

 

半截溝、七戶鄉、三個樁莊子,一路的名字都特有意思。新疆地名中喜歡帶個數量詞,一間房、二道橋、三道河、四棵樹、五家渠……,等等。這些都是我們在新疆的旅途中遇到的地名,不知道其中是不是有些什么故事。問了好幾個新疆驢友也沒給出了合理解釋。

再上高速時,這名已經變成奇木高速。其實就是大奇高速的延伸,而大奇高速則是吐烏大高速的延伸。我們一路就是傻傻地分不清新疆高速路名為何搞得那么復雜。烏魯木齊的高速已經通到木壘,為什么要切成三段來取名。看規劃,這條高速向東一直要貫通到巴里坤、伊吾,然后與連霍高速銜接。我們進疆時沿巴里坤經過200多公里的戈壁荒灘到達木壘。途中不斷看見塵土飛楊的G7京新高速工地。那時我們就納悶呢:官媒不是公開報道G7京新高速已全線通車,難道是在修復線不成?現在我們似乎有點明白過來,這個全線貫通很有可能是借用連霍高速慶賀一下。假以時日,這條在連霍高速北部并行通往烏魯木齊的高速公路一旦通車,G7高速會否又大張旗鼓地搞一次全線貫通的慶賀典禮?我們拭目以待。

 

盡管第二次路過,我們還是沒有打算在木壘停留。盡管木壘境內有鳴沙山、胡楊林、森林公園、龍王廟、原始村落等旅游景點,但我們還是決定已經錯過一次,那就再錯過一次!有緣就下次再會。最重要的原因是入疆云游了差不多一個月,真有點歸心似箭。

 

奇木高速到了一個名叫大浪沙的地方就無路可走了。按照導航指引,我們下了高速往南朝駛向猶如屏障一般立在遠方的天山博格達山脈。這是我們入疆以來第四次翻越天山,也將是最后一次翻越天山。

這是我們翻越天山最輕松的一次,一百來公里的路程就這么有驚無險地過了。翻過天山就是吐魯番盆地,氣溫急劇上升。雖然我們心里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去迎接火焰山高溫的考驗。但真是熱浪陣陣襲來心里還是有點發怵。

 

途中偶遇的野駱駝群。

 

一路各種警示標志提醒你謹慎駕駛。

 

我們在鄯善縣東的南湖入口上了連霍高速,一路向西而去。午后的太陽直射而下,車內空調明顯地在很費勁地阻擋擋風玻璃傳導進來的熱浪。直到我們第一次把車內空調調至最高檔位,車里的溫度才能給我們舒適的感覺。過了吐峪溝,火焰山開始漸漸靠近我們。

 

高速路邊都是曬葡萄干的涼房。

 

后來我們看到涼房里面是這樣曬葡萄干的。

 

火焰山這名字一聽就是某些人自以為是的命名,他們的依據是吳承恩同志的《西游記》有描述。歷史記載這山名為“赤石山”,與當地維吾爾人的“克孜勒塔格”(意即“紅山”)是一致的。其實這紅色山峰蜿蜒起伏差不多有一百公里,所謂的火焰山也就是當地便于旅游開發隨意劃了一塊地兒賣票收錢的。

 

國家地質公園這樣的名稱可以讓收費變得理直氣壯。

 

我們在新疆不少景點都聽說過與《西游記》故事有關,這差不多讓我們相信吳承恩一定是新疆本地人。有些事兒你逗人玩玩也就算了,逗完還死勁兒問人要錢就有點過分了。在火焰山排隊買票時,前面兩位驢友對話還是挺有形象的。“這兒收費忒貴!”“他怎么不直接去搶呢!”我看他們一準兒是剛入疆。心想你倆看緊了錢包,被搶的日子剛開始呢。

 

曬曬收費項目和標準。

 

是不是有點那個意思。

 

鐵扇公主威風凜凜站在火焰山下。

 

面目猙獰的牛魔王。

 

俺老孫來了。

 

頂著烈日炎炎,游客們在火焰山樂此不疲,也真是夠拼的。

 

這里是中國最炎熱的地方倒是不假。夏季氣溫高達攝氏四十七度,據說山頂氣溫可達攝氏八十度。我們本來想路過算了,后來一想現在可不正是盛夏時節,就來檢驗一下自己耐熱極限。果不其然,我們看到的地面溫度差不多攝氏七十度。

 

赤石山一帶確實是全國最熱的地方,雖然它的表面寸草不生,但山腹中的許多溝谷綠蔭蔽日,溪澗潺潺,是火洲中的“花果塢”,著名的葡萄溝就在這里。從火焰山景區驅車不到半小時就可到達葡萄溝景區。

 

吐魯番的葡萄熟了。

 

比起火焰山,葡萄溝景區就更過分了。干脆把村口的路一攔每人直接收70元。如果你不是自駕的話,好幾公里的路夠你走一陣的。要不就另外再花錢乘車代步。所謂的景區就是一個家家戶戶種葡萄的村落。

 

進村的景觀道路用葡萄藤遮蔭。

 

葡萄溝村里的維族風格民居。

 

不知道是故意低調、還是其他什么原因,民居看上去真的有點破舊。

 

相比簡陋的民居,景區門臉兒還是挺亮眼的。

 

出了葡萄溝,我們就直接趕往預訂的酒店。這家號稱五星的大酒店居然連個用晚餐的餐廳都沒有。酒店的設施非常簡陋,還比不上內地的三星級酒店。但院內停車場上旅游大巴基本停滿了。想想也是,誰讓你主動上門來呢?你愛來不來,俺不愁沒人來。俺就那么拽。吐魯番,這是入疆以來唯一讓我感到非常郁悶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