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記者王界明行蹤: 江布拉克,我愿做一個麥田守望者(第三季云游新疆33)

我們離開北庭鎮已是黃昏時分,繼續沿著大奇高速往江布拉克行駛。油菜花、向日葵、麥田交替在高速廣闊的田野里兩邊交替出現。雖然北庭故城化作一片廢墟,當年漢人帶來的農耕文化則仍世代相傳延續至今。

 

東漢永平十七年(公元74年),漢政府派戊尉耿恭統領數百人來到北庭故城屯墾戍邊,并為這片游牧之地帶來了耕作技術。差不多2000年間,屯墾戍邊一直沿襲至今。如今這個人口不到14萬的地方,耕作面積差不多有70萬畝,其中糧食耕作面積超過一半以上。

 

青紗帳隨處可見,玉米看來也是主要糧食作物。

 

本來應該在奇臺出口下高速的,結果我們提前一個高速口就下了。一直走到一個叫達坂村的地方才發現繞道了。雖然增加了十多公里路程,但我們已經提前看到了麥海。

路邊能長東西的土地上大都種上了麥子。

 

奇臺縣是新疆的農業大縣。自古以來就有“天下糧倉”之稱。。解放前,烏魯木齊、吐魯番、鄯善一帶的吃糧多由奇臺供給。現在奇臺也是國家商品糧基地。這里的小麥種植歷史悠久,出產的小麥不僅皮薄、肉厚、質白、顆粒飽滿,而且含蛋白高、柔韌、出粉率高。前人有過評說:“午時花開,得陽氣,面極黏濡柔軟,色白而味甘,食之養人”。

 

雖說農田高低起伏,但麥田仍是大片大片相連。正是收獲的季節,無際的麥海全然是金色的世界。據說奇臺可用耕地達150萬畝,除了小麥, 還有大豆、玉米、甜菜和其他油料作物,而且都是一等一的優質品種。

 

歷史上,奇臺還是溝通東西方的“絲綢之路”的要沖。盛唐時奇臺的新北道是西京長安通往北庭都護府的交通要道。清代中期至民國初年,奇臺縣已是客商云集,商號林立,商跡遠至俄國和呼和浩特、北京等地。這里曾與哈密、烏魯木齊、伊犁并稱為新疆四大商埠,享有“金奇臺”、“旱碼頭”的美譽。

 

我們在麥海中行駛了差不多十幾公里,經過一連串彎道盤旋的路段后。終于到達隱于山林的江布拉克景區大門。“江布拉克”哈薩克語意為“圣水之源”。景區總面積48平方公里,被中科院確定為國家保護最完整的最早綠洲文化之一。這個說法我們還是第一次聽說,究竟代表什么?我們上了百度都沒查出個結果。看來江布拉克缺的就是別人的了解和認可。要不然怎么拿著那么冷僻的榮譽來宣傳呢?

 

門票48、自駕車票50。相比那拉提門票150、自駕車票300。良心價啊!當時我激動得真想跪求他收下俺的膝蓋。我們沿著山路盤旋向上,S型的彎道一個接著一個。上山的基本上跟我一樣已經預訂了景區內的酒店或民宿。不想住山上的游客則早已下山了,因為最近的縣城離這兒還有幾十里地呢。所以,一路的車并不多,我們就這樣不緊不慢一路欣賞著,晚霞漸漸消失在西邊的博格達峰。

晚霞正在消失。

 

我們入住的酒店幾乎就在江布拉克之巔,周圍雖然有山卻也不擋視線。我們辦完入住手續后,夕陽已經落到博格達峰后面,但落日余暉照耀的景觀還是讓我們非常滿足。

 

天空已經變成深藍色,沒有一絲云彩,只有繁星閃爍。天色越來越暗、變成漆黑一片,星空則越來越燦爛。這幾乎讓我們有點欣喜若狂。來新疆前就想能有機會看到滿天繁星的景象,但一路都沒有遇上機會。江布拉克草原的夜晚終于讓我們夢想成真。

 

起個大早去看看江布拉克。

晨曦微露江布拉克

 

第二天,我們起了個大早。趁第一撥游客還未上山,我們就開始在山上轉了起來。無論是群山圍繞的草原、景色優美的木棧道,還是開闊的田野、花開似海,都讓我們感到極為震撼。相比我們到過的新疆其他草原景區,江布拉克草原看上去似乎更自然純粹、毫無雕琢痕跡。

 

除了遠處白雪皚皚的天山雪峰,這個季節的江布拉克都是綠油油的一片,那些盛開的鮮花也僅僅是點綴。景區下半部是麥田,上半部是典型的高山牧場。盛夏時節,我們幾乎沒法將它們在一片充滿生機的綠海中區分開來。酒店的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再過半個多月,江布拉克麥海將漸漸開始轉黃。我在想象,屆時風一吹,麥浪一層接一層,金黃色的麥田和碧綠草原相映生輝,描繪出大自然最壯觀的畫卷。

 

勝似草原的天山麥海。因為海拔高,因而要比山下的麥子晚點成熟。

 

天山麥海是江布拉克最壯美的自然景觀。麥田海拔1700米,面積20萬畝,當地俗稱萬畝旱田、山旱地。被譽為空中麥田、中國最美的田園風光、中國重要農業文化遺產。

 

除了麥田,油菜花也來爭奇斗艷。

 

似曾相識的江布拉克大峽谷

 

古城子遺址漢疏勒古城是江布拉克最具歷史底蘊的景觀。當地稱為石城子,是新疆目前唯一能見到的漢代風格古城遺址。也是一處罕見的漢代軍事戍守遺址。《后漢書》記載了耿恭率軍抗擊匈奴,疏勒城保衛戰的歷史。

 

江布拉克就是歷史上有名的疏勒城,古城至今只剩零星的遺跡散落在距離薩爾勒克達坂不遠的村落邊。疏勒城在古代曾有路通往重鎮鄯善和吐魯番,它身處的位置其實是南北疆通道的險關隘口之處。東漢年間,曾有一名叫做耿恭的將軍率兵在這里和匈奴對峙一年多,軍糧耗盡也沒有退縮,最終以極少的守兵嚇退匈奴,成就了著名的疏勒城保衛戰。

 

天山怪坡是一個特別的景點。該怪坡經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總部現場勘測,從坡底滑向坡頂的實際距離為290米,現場實驗表明,水從坡底可以自然流向坡頂,圓形球體也可從坡底自然滾向坡頂。為此,上海大世界吉尼斯總部頒發證書確認天山怪坡是世界第一怪坡。

 

江布拉克是一個非常適合自駕游的景區。盡管景點分散在48平方公里,但主要的景點都設有停車位和觀景臺。所以你可以隨心所欲地邊走邊看。

 

在這樣的麥田守望是幸福的。

看著這樣的景象,草原牧歌仿佛在耳邊回蕩。

 

我們在山間流連忘返,走過漫山遍野盛開著那姹紫嫣紅的花兒,走過伸向遠方的萬頃麥海、走過凝固歷史滄桑的城堡遺址,走過牛羊成群的高山草原……到處生機盎然、富有活力,江布拉克就這樣美得讓人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