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會這還會那的“加州帥叔”- 寫在2017年父親節(圖)

美國圣地亞哥藏龍臥虎華人篇之十二

 

看到上面一組照片里一個用樹枝手編的船形吊椅嗎?如再湊近細細品嘗這船形吊椅里面的工藝細節,其造型設計、用材分配、和物理承量之間的搭配,真不失為一件氣韻合一,形意相生,巧奪天工之藝術佳作。

但你相信嗎?這個樹枝手編的船形吊椅,不是出自一位藤編藝術家,而是一位在美國圣地亞哥工作的年青的生物醫藥科學家,微名叫“加州帥叔”之手。

近年在圣地亞哥華人熱鬧的微信圈里,我時而會看到“加州帥叔”在不同的群里“講話”。“加州帥叔” 不光非常專業地與大家交流討論生物醫藥,似乎對很多其他領域范疇,不僅僅在表象,而是對更深沉的問題,頗具有審慎的態度來表達理解和看法,久而久之,在我的印象中,“加州帥叔”是一位具有叔輩年齡的學究性的資深專業人士。

兩年前我在一個美中生物和醫藥醫學(SABPA)主辦的學術活動上,見到了“加州帥叔”本人,這一見,讓我“大吃一斤多一兩”!原來我印象中的 “加州帥叔”,呵呵,令人忍俊不禁 – 這叔叔也太年輕了!

真名叫方常鳴的“加州帥叔” 2001年博士畢業,后在圣地亞哥在多個生物研究所和科技公司從事生命科學研究和藥物開發,涉及營養代謝,胃腸腫瘤以及免疫炎癥等多學科。目前方博士在加州生物醫藥研究所開發抗體藥物,為目前高速發展中的腫瘤免疫添磚加瓦。

當我問他怎么會想起做這個吊椅時,“加州帥叔”說:“ 我想這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是需要,我們剛買下這個房子,太太和小孩們想在后院的樹上掛一個休閑椅,做一個讀書納涼輕聊小憩思考甚至發呆的角落。我們在網上找了一圈,發現商業化的吊椅都不夠自然,跟我家的樹不協調,而且價錢不菲。我覺得沒有一個比用樹枝編的蛋形吊椅更溶入自然了。這就引起了另一方面原因,我想通過這個吊椅來表達一樣情感。我父親是個手巧的人,雖然沒經過專業訓練,但他愿意琢磨,所以磚瓦水電木器竹器藤編木雕他都有涉獵,在美國就是handyman了。我小時候的小床,搖籃,推車以及木頭玩具都是我父親自己做的。我從小看我父親琢磨這些,以他的工具為玩具,耳濡目染,也受些熏陶。我以前住公寓時,就給小孩們做了一套小沙發。這次我想沒有比我自己編這個吊椅更有意義。由于受材料和時間的限制,目前這個吊椅還比較粗糙,是個半成品,還需要很多細節的優化,但重要的是太太小孩們已經很喜歡,等不及使用起來了。我一直模仿我老爸,但除了學位,從未超越過他。如果老爸來做這個吊椅,他肯定做得比我好。”

“加州帥叔”善于集藝術和科學一體化的創新 – 新家門前非常個性化的“椰子樹盆景”(上圖),樹坑/樹盆是這樣的整出來的(左圖)。

 

“加州帥叔”更多的小發明。

聽著看著“加州帥叔”介紹各種小發明,我竟將這許許多多極富個性化的創作物和眼前的 “加州帥叔” 渾然聯想成一體 。就像這個樹枝手編的船形吊椅,是大腦思考和指尖藝術之間的高強合作,結實抗壓,耐腐防紫(紫外線),不怕風雨、承受萬體、高貴大方…….

方博士表示周末比較忙,要參加各種學術交流,社團活動,朋友聚會和接送孩子們參加各種才藝課,所以能用在業余愛好的時間很少。他帶著憧憬的表情說:“我心里還預想了好多后院工程,有時間能打造一個中式的庭園,計劃表排到明年了……我同時希望我的專業研發工作順風順水,能早日給癌癥患者帶來福音。”(海黛)

“嗨!加州帥叔!”

(美國華文網 圣地亞哥華文網 華文風采編發 USChinesePress.com SanDiegoChinesePress.com)